贵州制造的飞机已卖到国外

南方人物 2021-01-09 12:05:38


■文/签约作者 刘狗蛋
□图/签约摄影师 疯狂记录者





2016年,一只贵州,被卖到国外

这只贵州鹰,名字叫“山鹰”



2016年珠海航展,由中航工业贵州飞机有限责任公司打造的山鹰高教机,再次登上国际舞台。

它上一次在世界舞台上露面,还是10年前。一身“灰”衣,留下惊鸿一瞥。

今年,山鹰更加帅气了。一身沙漠迷彩装,机身上还喷绘有老鹰的头像。

有多酷炫呢,看看下面的图片就知道了。


(流量土豪可戳视频查看)




穿着沙漠迷彩服的山鹰高教机。


山鹰在珠海航展上进行飞行表演,前面四位为中航工业贵州公司试飞团成员。


不过,更的在这里。

在珠海航展上,中航贵飞公布,由他们打造的中国FTC-2000G山鹰飞机,已经获得第一张海外订单,众多国家军方也正在对山鹰进行考察。


中航工业贵州飞机有限责任公司飞机总设计师胡建兴接受冲锋鸡记者采访。左边的飞机模型即为山鹰高教机。


        中航工业贵州飞机有限责任公司飞机总设计师胡建兴向冲锋鸡记者透露:“下一步山鹰改型,将从高教机作战飞机发展,以对敌攻击为主,兼备教练机功能,以此来适应国外用户的需求。”


山鹰绝技:失速尾旋飞行


胡建兴告诉记者,在这韬光养晦的10年里,通过部队考核,山鹰也在持续改进,改进项目多达数百项。

最让中航贵飞人引以为傲的,还是山鹰绝技——失速尾旋飞行

“失速尾旋”是飞行员们“谈虎色变”的“禁区”。


11月8日,沙漠迷彩装山鹰从珠海航展载誉而归,停放在了机库。


胡建兴打了个比方,“骑自行车时,如果骑得很快,车身会比较稳定,骑得太慢,车身反而会东倒西歪。”

飞机也是一样的道理。

飞机如果无法保持正常的飞行状态,又不能及时解除,飞机会沿着陡的螺旋线航迹急剧下降,形成可怕的、难以控制的自转,这种危险的飞行状态,就是失速尾旋。

但现在的山鹰,即便已经拆掉保护系统,也能成功完成失速尾旋飞行这一超高难度动作。

2014年,某部队用山鹰高教机训练。在2300米以内的高空中,飞机连续三次失速,三次"逃离险境"。

最后一次是在飞机离地面200米的时候,眼看着离地面越来越近,竟然又拉起来了。


能开“山鹰”,就能开“歼10”


贵飞公司,目前已跻身为国内高级教练机的主要供应商。

换句话说,国内不少空海军飞行员,都得从“山鹰学校“毕业。

培训后,“不管是歼10、歼11、歼15还是空警2000、歼轰7A,”胡建兴说:“几乎所有中国现役战斗机,都能轻易上手。”


机身上的老鹰格外显眼。



鹞鹰无人机:也将走出国门


2016年珠海航展期间,由中航工业贵飞公司打造的鹞鹰无人机,第一次登上了国际展台。鹞鹰最引以为傲的成绩,是它曾穿越金沙江“死亡之谷”,测绘600多平方公里国土,获取影像近6000幅。


鹞鹰无人机是目前国内最大的民用遥感无人机。来张侧面照


鹞鹰无人机正面照。


目前,鹞鹰正在准备一项新的测绘任务——贵安新区的地理信息测绘。

一台用于地图测绘的无人机里,能装上五个任务载荷,比如,十一台相机、两台可见光摄像机、一台红外线摄像机、一台合成孔径雷达等。

中航智绘公司副总经理刘平西告诉记者,这样的“大肚量”,全国少有,“其他无人机,可能只有一两种载荷。” 


图正中左一为中航智绘公司副总经理刘平西。


鹞鹰在作业时,至少有三人在地面控制台,面对三台电脑显示屏一样的屏幕,分别进行监控通信、操作参数和控制任务。

早在任务执行前期,技术团队就会对无人机的航线进行规划。飞机航行中,控制员再根据任务实际情况,通过发出控制指令,及时调整飞机飞行状态,抬头俯身,随机应变。

刘平西告诉记者:“这样的操控模式对于非飞行员来说,更加简便可行。”

山鹰已经获得国际市场的青睐,鹞鹰也并不逊色。

埃塞俄比亚方已经有人来考察了,东南亚,我们也在进一步开拓市场。”刘平西说。



贵飞试飞:22年无事故

  

中航工业贵飞公司新出厂的飞机在正式交付使用前,需要试飞。

中航贵飞试飞站站长扈海平告诉记者, 每次的航前飞行保障,至少涉及到无线电等五个专业部门的人在场,加起来10多个。

只要一个小部件还有一丁点问题,10多个人现场想方案、找对策。


图为中航贵飞试飞站站长扈海平,扈站长身后,工作人员正在为一架即将试飞的飞机做航前检查。


飞机的发动机轰鸣起来,即使是隔着2公里的行政楼,也听得一清二楚。

但扈海平几乎不戴耳塞,一则隔音效果勉强,二则影响工作中的交流。

时间久了,扈海平的耳朵都有点背,看电视都要调到最大声。


工作人员正在做试飞前的航前检查。


扈海平在试飞站已经干了35年。每次飞机放行时,扈海平的心里都是揪着的。只有飞上去的飞机又平稳落了地,他的一颗心,才终于镇定下来。

到了晚上,扈海平即便躺在床上,白天试飞时的每个环节,仍在脑海里不断回放。

按照要求,只要有飞机试飞,作为站长的扈海平必须在场。最夸张的2013年,全年他只休了三天春假;剩下的时间,都在试飞站“耗”着。

“试飞要是出事,都是人命关天的大事。”扈海平说:“所以我们的担子最重,一点儿也不敢放松。”

这样的“紧张”是值得的。截止目前,中航贵飞试飞站已实现了22年“零等级事故”,保障了飞行安全。




—  End



南方人物联合贵州都市报冲锋鸡出品

(20161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