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现在最需要的是这件法宝

海疆在线 2021-06-05 16:16:19

七警案,引发陆港两地舆论场的轩然大波,绝大多数人对此案判决结果产生的愤怒和不满,并不是仅仅出于港警的同情,更多的是司法不公正(对破坏香港秩序者(反华执力)的纵容)。


然而,根据香港现有法律,“分裂叛乱”行为,却没有办法治罪,这就是为什么那帮丑类如此嚣张的缘故。并且在辱警(泼尿)之后,还能从容脱身,板子却打在了警务人员身上。


既然这么讲法律,那么香港司法基础就是《基本法》。香港现在最需要的是将《二十三条》立法,使整个社会更加有法可依。


如果二十三条立法遥遥无期,可以预见,那些肆无忌惮的乱港份子, 在金钱诱惑和远程遥控下,更会铤而走险。


《基本法》二十三条就是冲着这些乱港反华势力来的,在香港叫《国家安全条例草案》


内容如下:



简单说,它包含了三个内核:


一,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应自行立法禁止任何分裂国家,煽动叛乱等行为。


二,禁止外国政治团体在香港进行政治活动。


三,禁止香港政治组织与国外政治团体建立联系。


有些人不是口口声声讲法律吗?



关于23条立法,真的如某些人所说那么可怕吗?


港英时期的《刑事罪条例》就有“叛逆罪”条款,又不是什么新鲜事。


谁散布反对英王,反对王室的言行(伤害女王,软禁女王,废黜女王等),鼓吹外国势力武装侵入英国及属地,都可以拘捕治罪,


再看全世界,哪个主权国家不制定惩治“叛乱”“颠覆”的法律条文?美国的《爱国者法案》是闹着玩的?


香港回归五年后,2002年9月24日,特区政府发表《实施基本法23条》的立法咨询文件,咨询期为三个月,12月24日结束。


整个过程民主,透明,从收回的十万多份咨询回复来看,有支持,有反对,决定权还是在港府及立法会手中。


反对者主要以“民主派”为主,2002年10月20日,民主派成立了“反23条大联盟”。“民间人权阵线”举办工作坊,以宣传入手,进行社会舆论造势。


在多家有影响力媒体参于下,舆论呈现一边倒局面,而支持23条立法的声音被淹没,甚至以语言暴力迫使原先支持者不敢再坚持原来立场。


香港民众在这种排山倒海般的舆论攻势下,从可有可无,变成了极力反对。


《大公报》《文汇报》《商报》等媒体2002年底还在支持23条立法通过的立场,霍英东等商界爱国人士也不断发声支持。


但从声势上来说,支持一方的声音远远小于反对者。谁都知道宣传的得重要性,但从此事上看,无论是资金,还是力度,我们都落后了。


那么到底是什么样的人怕“叛国”罪立法?今天已经有答案了。


2003年7月1日,“人权阵线”发生了五十万人反23条大油行。


7月9日,5万人在傍晚前往立法会门口。


7月13日,“民主发展网络”发动两万人,在中环人行专用道上棸集。



这时侯,他们不会提及一点点“法律”,而是铺天盖地的“民主”


再看七警案,这次他们爆炒的是“法治精神”,大陆也有人跟上死炒司法公正。


从香港政治小天地来说,老董已经尽力。但立法会60票中已经有22票反对,加上自由党8票反水,老董回天乏术。7月7日凌晨,老董宣布押后二读,等于无限期推延。


9月5日,特区收回《国法安全立法》。也就是说在香港搞分裂,叛国行为者,居然没有法律条文可以治罪。


藏在幕后的那只手



2002年9月24日特区政府发表立法咨询时,美国一些人心急如焚了。


那些极为关心香港的议员们(索拉兹,波特,西蒙等)发起给白宫写公开信活动,两个主要经手的组织是:新美国世纪计划,美国香港委员会(U.S.COMMITTEE FOR H.K)


这样,远在万里之外,中国主权治下的香港的一项立法程序,成了美国政客眼中的一件大事,不惜出声出力,试图影响扭转进程。



其背后还有多少见不得人的交易?估计都锁在CIA的保险柜里。


同样是在这一年的三月份,美国发动了惨绝人寰的伊拉克战争,直接炸死数万伊拉克平民,摧毁了整个伊拉克世俗社会,间接造成了伤害到今天还在继续。


谁会相信这只黑手是为了民主,人权而来?然而在一波接一波的舆论造势,神化运动下,美国成了正义的像征。


那么,很显然,美国支持的香港反23条运动,也是正义的。


如果谁想批评反驳,谁想维护中国主权和尊严。它们不但能让你在美国闭嘴,而且能让你在香港闭嘴,甚至在大陆闭嘴,这就是言论自由。


谁说司法离得开政治?从《基本法》一开始的较量,就处处是政治博弈。


香港警务人员被不公正审判(因为破坏社会秩序者逃脱了),并非坏事,这正显示了23条在香港立法的紧迫性。



二十三条立法,刻不容缓,谁越是害怕,越是说明二十三条的重要性。

 

(资料来源:后沙月光论古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