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感:程序员思维

forcode奇想录 2020-10-05 09:14:12

其实,我在2002年的时候,曾经热衷于一个概念:人工生命,基本想法是来自本科时自学网页设计和编程时接触的一些概念:界面与源代码,人体是一个界面,而基因是人体的源代码。人体是现象,基因是本质,透过现象看本质,其实就是透过网页或程序的界面看到其源代码,所以当时我做了一个网站,名叫“源码运动”,我的ID叫做forcode,我们相信,宇宙就是一台庞大的计算机,宇宙万事万物都是其中运行的各个层级的操作系统和APP进程,如果能够破解宇宙的源代码,我们就掌握了宇宙的底层规则,就可以像程序员任意修改程序界面和功能一样,通过指令来修改宇宙万事万物,就像巫师、神一样法力无边……


后来,我了解到国外存在计算主义这样的哲学概念,还存在计算社会学这种的分支学科,以及程序模拟这样的新研究技术,这其实都是程序员思维的一种。包括今天《人类简史》《未来简史》中提到的数据思维、前几年流行的互联网思维,其实都可以说是类似的思潮。


人类中最聪明的头脑发明计算机、软件、互联网、数据库……这些发明物反过来又启发了我们来反观我们的世界……  


其实,单单自我这个小系统,就由无数个进程所优胜劣汰而成,并不断演化,每一个感官捕获的信息经大脑处理后都会留下思维片段,每一个思维片段就像可以运行的一段代码,就可以参与思维竞争,其实人思考的过程,也就是各种思维代码相互竞争的过程……  


我其实想过要写一本书来思考、类比这一思路,一定非常有趣!

扫描大脑神经电信号可以提前几秒预测人的想法,这并不能说明人不具备自由意志,只能说明人的自由意志可以提前几秒被探测到而已。

人只有有限的自由意志,在欲望、本能、基因、法律、道德等划定的圈子里做选择而已。

西藏密宗、仁波切们不管发展出多么复杂、冠冕堂皇的概念来把男女双修神圣化,不管过程如何曲折、复杂,本质上都只是性欲驱动下的发情而已,最终目的本质上都是为了性交。

大学男女们的各种歌唱舞蹈比赛、社团活动,很大程度上是一种集体求偶行为,跟亚马逊丛林中精心清理森林中一小片空地、从各处搜集彩色物品装饰舞台、然后呼唤异性来观看表演的天堂鸟,本质上其实没有区别,只是更复杂、忍耐、曲折罢了……

人类社会的诸多看似自由意志的社会行为,比如国家、战争、餐饮、工作、结婚……其实都是我们远古动物祖先本能行为的延续、深入和复杂化。比如国家是动物领地意识的复杂化……

巴菲特能够成为巴菲特,跟他出生在1930年代初期,应该也是很有关系:他学生时代靠送报纸这么低级的工作就能积累第一桶金,他成长于股市开始复苏的战后最长的一波大牛市初期,他刚好在牛市开始前拥有了大笔本金……人的命运在很大程度上的确是被时代、人口结构、资源竞争激烈程度等结构性因素所决定的,个人努力的重要性不可否认,但如果大部分归结为个人天赋和努力,恐怕也不客观。如果巴菲特成长于一波超长大熊市,人人不屑于谈论股票,恐怕他不可能选择投资这个职业了。卵巢彩票不可否认,你出生的国家地区、年份、家庭、种族很大程度上决定了你一生的高度……


本文首发微信订阅号:forcode奇想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