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博士生说,海外交流的15种可能(上)

复旦管院研究生项目 2021-06-07 15:44:47

北岛曾说过,
一个人的行走范围,
就是他的世界。
我们提供给学生的,
绝不仅仅是校园这一方天地;
世界各地,
都是管院学生的舞台。
游学生活,
不仅仅意味着一段旅程,
它更意味着,
认识世界,

了解自己。




在商学院上的第一堂课,教授教给我们的是,科学的本质是追求真理,在做研究的过程中,一定要考虑研究对于现实世界有没有帮助,作为管理学院/商学院的学生,如何才能做与实践结合的研究,真正让研究结论惠及企业与员工。这让我意识到,任何一项研究,如果无法得到管理者以及员工的认可,严格意义上都算不上是成功的研究。


美国式家庭父母和子女的对话更为平等。虽然小朋友只有七八岁,但父母会平等地与子女对话,谈论交通问题、环境问题以及礼貌问题等。小朋友可以指出父母哪里说的不对或者做的不对,父母也会非常谦卑地向子女学习其长处。而在我国,我们传统的教育方式更注重“尊老”,相比之下较难在父母子女之间产生建设性的讨论和对话。




在美国的一年,我第一次感受到自己的身份已经开始从一个学生向一个年轻学者转变,无论是每周40-60小时的工作时间,还是积极参与的学术活动,无论是身边云集的导师和学术伙伴,还是自信开放的与大师们讨论和交流,我都以一个年轻学者的身份参与和扮演好我的角色,渐渐踏上这条求真求实的学术之路。


每个社会都存在需要完善的地方,中国目前的蓬勃发展和高速经济带来的弊端,美国目前的成熟发展和停滞经济带来的失业问题,也许只有相互学习、交流和合作才能带来未来发展中的双赢和共赢的局面,这也是我自己来美留学的亲历,只有学贯中西,博采众长,才能真正的创造性的提出适合中国特色的人才发展策略。




令我感到有些惊讶的是中国金融市场课程上同学们表现出了极高的学习热情,这门课曾一度因选课人数过多而不得不重新调整到更大的教室进行授课,选课的同学来自世界各地,但都对中国金融市场的现状表现出了好奇。可见,随着中国国力越来越强盛,我们在世界上的影响力和受到的关注在逐渐增强。这也要求我们年轻一代金融研究者和从业人员更积极地与国际同行交流,互相学习,互相理解。


大家之所以能够在海外专注于学术研究和开拓视野,离不开学院成长基金的全力支持。我时常觉得管院像一位温暖又安静的母亲,她不对自己的孩子要求太多,只是默默地给予强大的支持,让孩子们自己去闯荡,去犯错,去历炼,去成长。每每想到这些时,我都觉得自己欠管院母亲一首赞美诗,而这首诗,需要用一生的努力和未来丰硕的成果来书写。




这里让我印象最深刻的是老师和学生们对知识的渴望。芝加哥大学有无数的诺奖荣耀,但在这里,你见到的更多是无论老师还是学生都孜孜不倦地汲取知识,诺奖们一如既往地勤奋和谦逊。在图书馆里经常能遇到满头发白的老教授背着重重的书包,桌上摆满成堆的书。正如芝加哥大学的校训一样Crescat scientia; vita excolatur(Let knowledge grow from more to more; and so be human life enriched),让知识不断积累,以丰富人生。


芝加哥是一个艺术气息很浓厚的城市。建筑享誉盛名,市中心摩天大楼林立,各具特色。草原学派代表人赖特的Robbie House更是吸引了世界各地的建筑爱好者前来参观。芝加哥自然历史博物馆、天文博物馆、水族馆、工业科技博物馆、艺术博物馆等让人流连忘返。芝加哥艺术博物馆是美国三大博物馆之一,拥有除巴黎卢浮宫以外最多的印象派和后印象派绘画收藏,有毕加索、梵高、莫奈等耳熟能详的世界顶级大师的作品,时常有很多学生前来观摩学习。




作为一名会计系的博士生,这一年在战略系的访学交流经历也让我认识到学科之间的差异和共同点。一方面,相对于会计论文在研究方法上的重视,管理战略论文则更加强调研究问题的理论基础和贡献(包括理论上和实务上的贡献)。另一方面,研究话题是没有局限性的,很多研究问题同时被会计学者和战略学者研究,虽然在具体的研究侧重点上会有差异。如果说出发之前我曾经担心自己是否能够适应学科间的差异,但是现在看来,正是这段经历能够让我站在一个新的角度去看待研究话题。

在德州,我的周末生活就变得丰富多彩:既有在抢场打枪、在保龄球馆打球这种体育锻炼,也有到户外欣赏野花、参观西部农场和鳄鱼公园这种自然风光,还曾到农场亲自采摘蓝莓。德州人民的热情与温暖也是我在美国别的地方所没有感受过的。每天上学,公交司机总会非常热情地微笑着和每一个乘客说“good morning”,而学校巴士司机Sam女士每次看到我,都会把车停在尽可能离我近的地方,以方便我上下车。平时在学校,即便是不认识陌生人,迎面走来都会对你报以微笑。



在上课的过程中,我学到了一种较新的适合我的数据的实证研究方法,也成功地使用了这一模型,回归出了令人比较满意的研究结果。目前,该篇论文也即将投稿到国际A级期刊,希望能够得到很好的回馈。交流期间,也曾经试图和张晗老师合作一篇关于实验的论文,但终究因为时间和选题的原因搁浅了。不过每周一次的交流和讨论还是让我获益匪浅,对于“好”的选题也有了更新更专业的认知:听上去有趣新颖的并不一定是好题目,重要的是问题的本质是否与以往的研究有所区别。

人生短短数十寒暑,这一年的美国交流学习将是我一生中难忘的宝贵回忆。一个人在国外,体会世间冷暖,体会亲情友情的重要,体会孤独,学会独处,学会结交新的朋友,学会接受异国文化,最终,学会了人生。



鹿特丹管理学院的实验室占据了接近半个楼层的面积。这里每个博士生都可以根据自己的研究内容设计实验,通过网络发布到学校的网站上。实验所需费用均由导师慷慨支持。同时,鹿特丹大学有专门的参与实验学分要求。每个学生每学期都需要参与一定时长的实验来完成实践学分。完整的硬件支持和配套的制度要求为鹿特丹管理学院科研的开展提供了有效的保障。这大概也是鹿特丹管理学院的科研能够走在欧洲和世界前列的一个重要原因。我想我们管理学院也可以借鉴他们的经验,在新院区建立一个大型的实验室,提供给老师和研究生使用。这样学院的科研水平应该也会有一定的提升。

荷兰有两个华人社区信息平台:荷乐网和荷兰生活网,为留学生和当地华人提供了便捷的信息服务。这为初到荷兰的我提供了极大的便利,我很快就适应了这个完全陌生的非英语国家。但荷兰也有和国内不同的地方:这里没有银联;这里办公几乎所有事情都需要提前预约;这里依然保留着邮寄信件办公的传统;这里的饭菜贵且难吃。但总体而言,荷兰的包容性是一个让人很容易融入其中的国家。我很快就忘记了自己身在国外,并能快速地开展学习和研究。






 
硕博连读项目
复旦大学管理学院2008年起在中国大陆率先推出全面硕博连读制度,按照北美模式来建立博士生培养体系,以北美优秀商学院为标杆来培养未来学者。硕博连读项目培养既具有国际学术视野,又对中国制度有深刻理解与思考,且有国际竞争力的学者;培养国内外优秀高校中富有潜力且占据管理思维领先地位的研究型学者;培养重要学术研究机构以及政府决策咨询机构研究团队的骨干和行业顶尖企业研究机构的高级专家。

 
博士生海外交流
硕博连读项目全额资助所有博士生(非定向)赴海外院校进行为期半年至一年的联合培养和学术交流,此举在国内高校是首创。所有博士生在完成必修课程和论文开题后,可选择世界著名大学进行学术交流,由复旦大学管理学院“学生成长基金”全额资助,双导师指导课题,参加海外顶级学术会议,修读名校的课程,参加国外高校的各项活动等。

近三年前往交流的学校包括耶鲁大学、哈佛大学、剑桥大学、普林斯顿大学、麻省理工学院、加利福尼亚大学洛杉矶分校等。


 
复旦大学管理学院学生成长基金
复旦大学管理学院学生成长基金自2007年成立以来,已走过九年的历程。现已形成多个涵盖学生日常资助、海外交流、学术科研等全方位项目资助体系,确保在读学子心无旁骛、潜心学业,同时更为优秀学子提供宝贵机会开拓国际视野、深入学术科研,为未来社会发展培养栋梁之才。
学院衷心地感谢每一位捐助者,会永远珍惜诸位的殷殷期盼和无私奉献,努力将复旦管院打造成中国管理教育事业的中流砥柱,为中国商业的发展和经济的全面腾飞贡献力量。



长按二维码关注我们

本硕博教育中心
本科 | 硕博连读 | 金融硕士
GMiM | DDIM | DB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