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股市场,谁才是最可怕的“抽血机”

老方解股 2021-06-09 16:51:45

对于股市与经济增长之间的关系,研究者持有两种不同的观点。一些经济学家认为,股票市场与经济增长存在着较强的相关性,股市就是国民经济的“晴雨表”。另一种观点则表示,股市与经济增长之间并无明显的关联,特别是那些证券市场不规范、市场体制不健全的发展中国家,高度市场化的股市对经济增长作用有限。


缺乏实体经济支撑股市泡沫难持久


有媒体报道称,中国股市出现暴涨暴跌的异常波动,流动性过剩、杠杆失控、舆论误导、过度投机、监管失误等诸多因素导致2014年7月之后股市上涨严重脱离经济面是根本原因。清查配资诱发股市下跌后,杠杆资金连锁爆仓,部分机构投资者借势大举做空等因素导致市场信心崩溃又加剧了市场的下行压力。


“事实上,股灾不但引发了国内投资者的恐慌,还引发了国外对中国经济的普遍看淡。2016年3月2日,三大国际信用评级机构之一的穆迪将中国主权信用评级展望从‘稳定’下调至‘负面’,次日又将多家中国企业和金融机构评级下调至负面。3月31日,标普也步其后尘,下调中国和香港特别行政区评级。”对外经济贸易大学教授李长安(博客,微博)表示。


李长安认为,股市的背后是由许许多多企业作为支撑,股市不行了,企业必定会受到冲击;而企业又是国民经济的基本细胞,如果企业不行了,宏观经济岂能独善其身。


但需要指出的是,中国股市难以成为国民经济的“晴雨表”,倒是经常成了其“反向指标”。典型的证据当属,2007年10月后,中国股市经历长达7年的熊市,上证综指一度从最高的6124点跌至最低的1664点,跌幅超过70%,但此期间GDP的平均增速却达到9%左右。而在2014年7月至2015年6月近一年的牛市中,GDP增速依然是下滑不止。


从机制上看,股市上涨影响经济增长主要通过三种途径。一是能加大资本市场的流动性,拓宽企业的融资渠道,进而增强企业的投资需求。二是股市上涨的财富效应能够增加股民的消费需求。三是股市上涨还有助于增加政府税收,增强政府投资的引导作用。


由于体制机制的约束,股市要发挥“稳增长”的功能,并不是一件水到渠成的事情。李长安表示,如果不尽快畅通股市与实体经济之间的反哺渠道,极有可能适得其反,不但不能助力实体经济,反而变成实体经济发展的“抽血机”。而更危险的是,缺乏实体经济支撑的股市泡沫难以持久,一旦破灭所带来的破坏性将对整个国民经济发展带来巨大冲击。


2016年至今,上市公司实施定增的家数达到781家,总计募资总额超过1.73万亿元;而同期发行优先股的上市公司仅有8家,合计募资1623亿元;同期配股家数仅有10家,合计募资176亿元;同期发行可转债的上市公司家数为90家,合计募资规模876亿元。


实际上,再融资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如果企业拿这笔钱做新项目、扩大企业规模、同业或跨业并购等事项,那确实会对上市公司的发展起到很大的推动作用。但是在实际的运作过程中,再融资特别是定增,存在着诸多弊病,比如把再融资作为套利工具、把股市当成自家的提款机、利益输送等等,都会给股市造成负面影响,甚至沦为远比IPO更可怕抽血机。


对此,有专家表示,在去年再融资的2万亿的大潮中,幕后捞金者不计其数,银行、公募、私募、保险、券商、个人甚至“白手套”公司都在深度介入。而笔者也经常听到类似定增的消息:比如你与某上市公司关系好,能拿到定增份额,就可以将自己募到的钱劣后,然后去银行拿更多的钱做优先,杀进去等解禁后就能高价减持获利。


在通常情况下,上市公司定增时会存在明显的折价空间,发行价普遍只有10%-30%的折扣。这在很多投资人看来,定增是“躺着就能赚钱”的生意,因此吸引了大量明路资金和不明路资金的涌入。大家挤破头去拿份额,拼的不仅是资金,还有更多的是其他资源。跟银行资金、公私募产品、券商资管比起来,一些“空手套”公司的资金又大又稳秘。而监管层担心定增沦为洗钱的工具,所以屡次对其施以监管。


对此,笔者认为,去年股市IPO总共募集资金才只有1845亿元,而再融资的规模则达到了2万亿元,其中定增在所有的再融资手段中的占比高达86.5%,募集总额超过了1.73万亿元。所以,真正抽干A股血液的并非是IPO,而应该是定向增发。那么定向增长会给股市带来什么灾难呢?


首先,定增+高送转+利好消息+大股东减持套现,最终不仅让投资者损失惨重,而且还抽干了A股市场的流动性。定增往往会捆绑高送转利好,然后再发布一些利好消息配合,本质的意愿是炒高股价,实际上是达到大股东的减持目的,这是比较典型的把上市公司当成自家提款机的行为,最终还是二级市场上的中小投资者倒霉。


再者,本来上市公司定增的目的主要是:资产注入、补充流动资金、壳资源重组、融资收购其他资产、项目融资等,而现在定向增发的钱既可以拿来并购、买壳,也可以用来偿还银行贷款,关键是定向增发不用还本付息,最终是由股民买单。这就造成A股市场增发乱像丛生,失去了道德的底线。


最后,一些上市公司并没有大股东减持套现需求,但平时不善于经营,存在着大量的经营坏账,则可通过再融资补充流动资金,同时做一下坏账计提,摇身一变,公司的财务数据又变得健康漂亮起来。


此外,部分再融资的规模也明显超出了企业自身发展对资金的需求量,造成了大量的资金浪费,这也与监管层希望“资本市场资金要到最需要去的地方”的意愿相背离。


现在看来,IPO并非是造成A股市场失血的幕后元凶,人们更多是心理上的恐惧,而再融资(特别是定增)才是抽干A股流动性的终级杀手。对此,笔者建议对上市公司的再融资加强监管,这样真正保护广大中小投资者的利益:


其一,定增发行必须按市价发行,没有了折价空间,“躺着赚钱”时代终结,定增需求量会大幅缩小。其二,监管者要对定增认购者的资金来源进行重点询查,避免来源不明的资金流入。其三,加强对定增的用途进行监管,避免资金挪作他用。其四,一此上市公司定增的目的是为了买壳,那么监管者应该让“壳资源”重走一遍新股IPO,这让“壳资源”不再成为“稀缺资源”。


按照2015年全年IPO的情况,当年在有国泰君安、中国核电等超百亿IPO募资的情况下,每只新股首发募资平均不到7亿元,按这个数字计算,正在排队的IPO“堰塞湖”合计需要在A股市场抽血不到5200亿元。


而来自Wind资讯的统计,自2015年初至今披露定增预案且处于正常审核状态的上市公司中,即使剔除全部以资产认购的情况,正在排队的共有872家,预计合计募集资金早已超过2万亿元,与IPO募资规模已经不在一个重量级上。


2万亿这个数字是不是有点吓人?IPO猛于虎?再融资才是悄悄地进城,打枪的不要,人家是来抢钱的。


此文为新浪财经头条  财经弄堂  原创内容,特此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