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参考报●微观点(2017-01-17)

宋清辉 2021-06-09 10:23:05


宋清辉:

整体来看,东北产业发展也在从曾经的制造转向新型的“智造”。政府引导投资和创新力度的加大,科技创新的进一步加强、人力资本积累的高度重视、坚持与时俱进的创新,淘汰落后产能以及落后思维等实践也再度证明,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无论是东北振兴还是西部开发,科学技术和科学人才都是“智造”的重要基础。


巴曙松:

作为大国经济体,中国的货币政策应优先保证内部经济增长目标独立决策的空间,需要相对灵活的人民币汇率。在当前缺乏深度有效的外汇市场和成熟的市场参与者的环境下,汇率制度选择的多重目标决定了中国更适宜采取相对灵活的中间汇率制度,而转向参考一篮子货币的人民币汇率中间价形成机制是中国汇率制度改革的合理选择,是同时对资本流动与汇率浮动两个目标的部分实现,进而保证货币政策的独立性与有效性。


鲁政委:

长期以来,我国被动承担了诸多不利于我国外贸发展的规则,对国际经贸规则认识不足也是我国成为最主要的贸易摩擦受害者原因之一。据此,“十三五”期间,我国将由遵守、适应经贸规则转向参与规则制定,以改善我国外贸发展营商环境。


李锦:

地方国企改革的动力来自于各地政府官员,他们以政绩和实际的经济效益为追求目标,在当下地方经济下行压力大的情况下,地方推动国企改革的动机也更为强烈。可以预料的是,未来国企改革将在重点难点问题上实现突破,新的经验将从地方、从基层先涌现出来。


李佐军:

经济发展的关键在调动人的积极性,调动人积极性的关键在设计和发挥好制度的作用,发挥好制度作用的关键在做好权利配置,做好权利配置的关键在权利的对称、保护和平等。一则责权利要对称;二则生存权、产权、自由选择权、平等交易权要全面保护;三则各主体的权利要平等。


张骥:

外贸工作要保持定力,把关注点和着力点从短期的增长快慢转移到长期的结构调整上来,推动出口产业形成更高质量的供给能力,在巩固传统产业的同时,加快培育外贸竞争新优势,创新产品,完善营销网络,强化投资与贸易的互动,为构建外贸新业态形成良好的管理机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