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连平:量化宽松的是非功过|央视《对话》节目

文化交行 2020-10-17 13:58:58


日前,央视财经频道《对话》栏目播出了“量化宽松的是非功过”节目。出席对话的专家是来自中、美、欧的政界和金融界人士,包括欧盟委员会前主席、意大利前总理罗马诺·普罗迪,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会长斯蒂芬·欧伦斯,波兰前总理马雷克·贝尔卡等。现将中方参与者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在节目中的精彩对话予以刊发,以飨读者。



央视财经频道《对话》节目现场


主持人:货币宽松是镇痛剂还是消炎药?


连平:我觉得镇痛剂的效果还是更明显的,但多少还有一点消炎的作用。比如说量化宽松带来了低利率环境,促进消费和投资;比如说由于流动性宽松产生了财富效应,也刺激了投资和消费;还有本币供应的急剧增加,带来了本币贬值,刺激了出口,带来了新的增长动力等等。同时也有负面效应,比如说资产泡沫,比如说带来的杠杆率的持续上升,为未来的经济危机埋下了隐患和伏笔。



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在节目录制现场


主持人:地产泡沫增大背景下可否去境外买房?


连平:如果说我们有这个想法即到境外买房来获得增值的话,我劝你还是要谨慎。因为房地产市场,中国的整个的体制和机制,跟国外尤其是欧美相比,有很大的不同。


不要看美国和欧洲可能在短期内,由于宽松政策所带来的流动性过多,刺激了资产泡沫,导致了房价出现一定程度的上涨,其中当然包括中国人自己去买房所做的贡献。但是随后相关的政策一定会出台。所以我们也听到很多中国投资者在美国、在其他地方投资,套牢了,而且房地产市场的套牢跟股市的套牢恐怕是不能同日而语的。


所以我觉得还是应该要非常的谨慎。拿对中国房地产市场的这种理念跑到国外去,那是肯定要吃亏的。


主持人:资产泡沫是否是一出永远演不完的连续剧?


连平:泡沫的出现很可能是循环往复的。我们拿中国的例子来说,应该说在2014年以后,我们推行的政策是向松进行调整,谈不上极度的宽松,也谈不上搞什么QE,当然有一定的力度,六次降息降准。于是我们去看中国的市场,从2014年以来,股市发生过什么,然后接下来房地产市场出现了比较明显的局部泡沫。但同时我们再去看美国和欧洲,资本市场出现了泡沫比较明显。当然美联储是一直想要加息,想要改变这种极度宽松的状况,但是条件始终不太成熟。所以对于未来,我觉得欧洲、美国以及其他的发达经济体,在极度宽松以后所带来的泡沫,绝对不要掉以轻心。


欧盟委员会前主席、意大利前总理罗马诺·普罗迪在节目中


主持人:一旦收紧了货币政策,全球经济会恶化吗?


连平:从目前来看,欧洲也好,日本也好,继续推行宽松的货币政策,恐怕是没有悬念的,短期内或者半年一年内要叫他迅速地改弦更张很难。


美国作为全球经济的老大,它要开始推行紧缩的货币政策,那必然会导致货币政策的溢出效应在全球出现一种碰撞,这个碰撞就会导致全球的资本流动会出现剧烈的变动。


就像2015年底,美联储加息,我们看到很多发展中经济体,资本加快流出,货币急剧的贬值。最近人民币贬值的压力加大,这也是其中的一个因素。


所以我认为,在目前的这个状态下,在全球经济复苏依然是步履蹒跚的情况下,更加协调地货币政策可能对世界经济会带来更多的好处。


 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会长斯蒂芬·欧伦斯在节目中

 

主持人:负利率对金融业有伤害吗?


连平:什么事情都不能做到反面。继续推进宽松,搞到负利率这种状态,而且负利率这种状态它不是一时,而是维持很长一段时间,那毫无疑问必定会对银行业,乃至于整个金融业带来极大的伤害。


当经济出现问题的时候,把银行业、金融业这块蛋糕切一点出来,切一大块出来,切到不伤银行业的本身,包括它存在的基础,那么问题还不大。但是如果说你做到持续的负利率,对这个行业产生深刻的伤害,那最终离经济危机也就不远了。


波兰前总理马雷克·贝尔卡在节目中


主持人:宽松货币政策会拉大贫富差距吗?


连平:前面其实我们讨论到了,宽松货币政策导致资产价格的泡沫。那么我们要问,谁手中拥有的资产比较多,谁手中拥有的优质资产比较多,那肯定不是穷人,一定是富人。


比如说像中国的房价上涨,三四线城市涨了还是一二线城市涨了,富人是住在什么地方。再看一二线城市中间,周边的这些房价涨了没有,还是市中心优质的,或者说周边优质的房产涨了,所以这些都非常清楚。


而且我们还可以举出许多相关的例子,高净值人群的资产,他的收入增长的态势,那完全是不能跟低收入阶层来进行比较的。要控制这个分化,其中重要的一条,我认为还是首先要控制资产价格泡沫。


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在节目中 


主持人:货币政策宽松是否会导致社会动荡,全球化会消失吗?


连平:我个人认为全球化推进的进程在最近这个阶段,这个阶段不是几个月,几年甚至要稍微长一些,真的是会遇到非常大的阻力。至于货币政策的宽松,会不会带来动荡和战争,我觉得确实这个逻辑链条太长了,很难找到一个相对还比较合理的直接的逻辑关系。


但我们也不应该否认,如果说当经济衰退,很多经济体尤其是主要的经济体出现许多问题的时候,那时候往往货币政策也可能会添乱,也可能会成为制造社会动乱的某种推动性因素。


其实现在出现的反全球化的过程、很多因素和很多现象,我认为并不奇怪。如果我们拿人类历史长河来看目前这个发展的状态,我们就可以看到,整体来说,国际化是一个长期发展的趋势。


但它在发展的过程当中,在某一些阶段,会出现一些停止,甚至于是倒退,那就是经济衰退的时候。经济一衰退,国内的问题很多,都希望能够保住本国的就业,希望能够保住自己的市场,能够让这些利益更多的由自身来获得,那么就会对外来的投资、贸易等等采取一些把这个壁垒调高的一系列措施。


我们去看过去,每次危机的时候,基本上都是这样,所以我们看到的全球的贸易,往往是在危机之前是阶段性的增速顶峰,但危机之后则迅速地萎缩。

 

(总行发展研究部供稿)


出品︱帅  师   编辑︱毛志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