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医生集体性职业倦怠难免  公众对医疗行业偏见日渐

医火 2021-01-11 14:20:09

作者有言:国外知名医学网站medscape曾针对医生生活状况做了一次调查,来自25个科室的超过15800名医生参与了调查,报告显示可能会影响医生治疗的两个重要因素是:倦怠和偏见。而在中国,当下医生这种职业的倦怠比任何一个历史时期更严重,这是一个如此焦虑的群体。

 

去年发布的一份《中国医师执业状况白皮书》调查显示,医生们普遍认为执业环境较差,执业环境满意度不高,近七成医务人员不希望子女从医。从2014年的调研结果来看,医师的工作压力主要来源于:工作量特别大占76.50%,医疗纠纷多占71.76%,患者的期望值太高占72.71%,伤医事件频发占69.60%,行业竞争非常激烈占29.11%白皮书称,中国医师工作的压力主要不是来源于行业本身的竞争,而是来源于医疗行为产生的工作量大、医疗纠纷多、患者过高的期望以及伤医事件频发。

白皮书进一步指出,医师不是万能的,治疗不是全能的。当出现不良医疗后果时,面对患方的责难,医师难以预料和掌控,让医师有较大的心理压力,这也是医师职业成就感不强的原因之一。

 

倦怠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身处这个环境下行医的医者,为何会感到一种普遍的职业倦怠?它是一种无可奈何的心情。不管你愿不愿意,高不高兴,健不健康,你都得咬牙坚持下去,扮演好螺丝钉的角色,一切的规则制定与你无关。没有奖励,只有惩戒。你做好了,一切是理所当然,你做坏了,那是弥天大罪。这种日复一日没有改进的机械性劳动,很快会把人打磨成一个看病机器,而且是不能犯错的那一种。这种改变的无能为力对一个稍微有些想法及追求的人来说,都会是一种慢性的折磨。你会发现,这根本不是你努力就可以解决的问题——如果游戏规则一开始就错了。

 

你想和病人好好沟通交流,改善医患关系,可是规则只给你留下短短数分钟时间,而且每个人都如此匆忙和急躁,根本不愿意听你说话。你想改善提高收入,你想得到符合自己劳动价值的阳光高收入,你想拒绝过度医疗和以药养医,结果却发现自己站在了很多人的对立面上。你想重视健康亮起来的红灯,减小工作量,可病人不答应医院不同意,根本没有给你多余的调整时间。你想和规则制定者好好谈一谈,但等级森严的医院,决定了你的声音根本到不了决策者那里。

在一个只推崇惩戒却不擅长肯定的体制环境内,医生们更容易心理受挫,所以才会有眼下这种对执业环境集体不满意的普遍感受。


当下,医疗行业呈现的是一种垄断的体制,垄断的特征就是集权——集中权力,为了一个宏大的目标可以不惜一切代价,最底层的医务人员往往是最容易受到忽略及伤害的群体。垄断又是一种最低效率的资源分配,导致公众太容易给这个行业打出“差评”,产生集体性地不满意和信任缺失。糟糕的是,这种对体制的不满意会无情第分摊到每一个一线的临床医生身上,增加了行医的难度,太容易成为替罪羊。

 

在这样一个医生成为棋子的环境下,集体性地职业倦怠很难避免,现在的医荒正是这种倦怠的产物。

........................................................................

医学和艺术相似交融,医生要有艺术家的修养,医院要有艺术文化氛围。

....................................

...:::艺术温暖医学  关注医火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