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研究与实验对于解决问题的启示

市场研究与营销方法 2021-01-12 08:47:34

一个笑话:

“老板,我昨天从你这买的含羞草,回家之后碰它,它怎么不害羞的合上叶子呢?”

“您好先生,您买的这盆含羞草可能不要脸。”


一个脑洞大开的科学实验:

西澳大学的生物学副教授莫妮卡·加利亚诺(Monica Gagliano)。她就有这样一棵“不要脸”的草,不但“记得”自己身上发生了什么,记忆还保留了将近一个月。她亲眼见证了这一切!这就是那种草:

大家都认得它——含羞草(Mimosa pudica)。它的叶片很敏感,被轻轻触碰就会闭合


这棵草度过了一个非常糟糕的下午。它静静地待在盆里,然后,从15cm高的地方突然下落。这样的下落不止1次,而是60次,草生艰难,世事难料。

如你所见,加利亚诺知道这一点,她是这么做的:她找来了一堆含羞草,把它们栽在小花盆里,再将花盆分别安装到特制的装置上,利用滑轮轨道让花盆下落。就是这玩意儿:


图片由罗伯特·克鲁维奇(Robert Krulwich)绘制

每盆含羞草的下落距离大约是15厘米,不是1次,而是连续60次(每两次下落间隔5秒钟)落下。这些植物会滑落到柔软的、像垫子一样的泡沫中,以作缓冲。下落速度足以刺激植物,让它们小小的叶子卷成防御性的弧度

然而,15厘米是一段非常短的距离,不足以对植物造成伤害。所以,加利亚诺想知道,如果她让56株植物每株都下落60次,这些植物最后会意识到“不会有任何糟糕的事情发生”吗?会不会有植物不再因此卷起来呢?

换句话说:会不会有植物利用“记忆”来改变自己的行为呢?

为了弄清这个问题,她继续进行实验。并且——就如她在论文中所写的一样——她很快就“观察到有些植物在下落时没有完全闭合叶片”。也就是说,植物似乎发现了下落不会对自己造成伤害,所以,越来越多的植物不再保护自己。后来,加利亚诺告诉一群科学家:“最后,含羞草的叶片完全张开……它们已经完全不在乎了。”

这真是植物有记忆的证据吗?还是别的原因造成的?

怀疑主义者提出,也许我们看到的只是一堆累趴的植物。卷起来是个力气活,要消耗能量。下落60次之后,它们可能只是被“榨干”了——因此才没有触发它们的防御机制

不过,加利亚诺预计到了这样的质疑,她把一些 “精疲力竭”的含羞草放到摇床中,晃动它们。叶片马上就会蜷起来,仿佛是在说:“哇,这可不一样。这是一种以前从未出现过的情况。

在摇晃含羞草的一周后,她重新让它们下落。并没有让它们警觉起来,含羞草依然伸展着叶片。一周又一周,她重复着实验,直到28天后,这些植物仍然“记得”它们学到的东西。这算是保留得相当久的记忆了。

加利亚诺说:也许,它们有记忆




这个实验看起来很有趣,真正的脑洞打开,也让我们看到国外研究人员的研究和实验,其实很多研究实验回过头再看并不复杂,但是其结论却往往意义深远。

关键在于实验的设计,也就是如何通过严谨的实验设计来验证你的假设,正如一开始提出一个假设含羞草这种植物会不会有记忆,然后进行一个跌落试验设计,在多次跌落后,含羞草不闭合了,此时似乎可以支持假设,但是还有其他可能,正如怀疑论者所提到的可能它只是疲倦的没有力气了,于是又进一步设计实验,将跌落中不会闭合的含羞草,换到另一种场景,即摇床中摇晃,结果含羞草立马闭合,这足以证明含羞草并非没有力气了,而在多次摇晃后,重新让其跌落,结果仍然没有闭合,此时的假设含羞草有记忆看起来似乎很合理了。而实验同样选择了五十多株含羞草,而非一株含羞草,也是为了避免可能发生的偶然性。

科学研究需要严谨的态度,企业在日常运营中解决问题同样需要严谨的态度。对于一个问题的产生可能会有诸多影响因素的分析,但是要想找出真实的原因,并非想当然的拍脑袋,同样要基于资料信息的收集、数据的整理分析、甚至同样也离不开实验的支持。 比如销量下滑的原因,如果调查不同的部门和不同的角色,肯定会得出不同的结论,负责研发生产的或许会把原因推到市场销售,而负责销售的或许会把原因归结为产品研发和生产的原因,或者归结到产品价格的原因,而负责客户服务的可能会把原因归结到产品质量,唯有找到真实的原因,采取的措施才会有效,而要找出真实的原因,正是要抱着科学严谨的态度,对于每一项结论都需要有足够的证据来支持,并且能够有力的说服他人,如果做不到这一点,那说明结论仍然不够严谨甚至可能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