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姐迷人

鲤馆 2021-06-09 10:10:49



表姐迷人(上)


以下为试读部分,故事定价5元

打赏10元及以上可额外获得一章H番福利



洛意已经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整整三天了,除了中途洛母进来送吃的以外,半步也不曾踏出房门,只是垂头丧气地窝在床上发呆。

过往的一幕幕在眼前乱晃,泪干了又流,像是怎么也流不完似的。

她失恋了。

这些,洛母当然不知情,担忧地与洛父讨论:“这可怎么办哟?”

向来粗心的洛父如今也有些看不下去:“这还有整整两个月暑假呢,再这样下去可不好,不如让她小意去散散心?”

“散心?”

“你不是有个姐姐在X省吗?听说这几日那里有漫展,小意正巧喜欢这些,不如让她去玩一玩?”

“这主意不错。”洛母目光露出赞同的神色,“X省不像我们这边那么热,正适合现在去,而且有亲戚照应我也放心。”


当洛意得知这个消息时,一开始并没有什么兴致,直到她接到班长组织同学会的电话,没理由推诿,突然想起此事,下意识说:“不了,过几天我就要去X省旅游,同学会就不去了。”

去了也是徒增伤心,在家里又让爸妈担心,不如就出去走走。

这么想着,洛意最后还是踏上了前往X省的旅途。


说是亲戚,其实隔了几代了,算起来洛意应该喊三姨。小时候倒是偶尔过来她家,后来嫁去了X省,只有隔三差五在过年时才能见到。再往后听说她家生意做了大,前段时间去了国外,今年才刚回X省。她记得三姨有个女儿,不过只在小时候见过几面,很早就送去国外念书了。

她一下飞机,就给三姨打了电话,手机刚放到耳边,肩膀已经被拍了下。她转过头,眼前是一个气质干练的女子,看起来不过三十出头,保养得极好。她看到洛意,眼睛一亮:“是小意吧?你和你妈长得还真像。”

闻言,洛意连忙乖巧地应了:“三姨。”

对方神色看起来颇为急切,有些不好意思地望了洛意一眼:“那个……小意啊……”

不知怎的,洛意的眼皮跳了跳,心里有不好的预感:“嗯?”

“对不起啊,三姨刚接到公司的电话,有急事要立刻飞往国外一趟,你能不能自己打车回三姨家?”说话间,对方自包里取出皮夹,抽出两张红色大钞递过来,神色愧疚,“地址我手机发你,顺便把绯儿的电话给你,到时候你自己与她联系吧。她在家呢,这几日可能只有让她先陪着你了,反正你们年轻人好沟通,问题应该不大。”

洛意愣神的工夫,手里已经被塞入了两百元,见三姨抬手看了眼手表:“时间快到了,还有什么疑问吗?”

“……”

“那三姨先走了。”对方说话间,已经往登机口快步迈去,走了几步回过头来,像是想起什么,嘱咐道,“那个,绯儿性子比较古怪,别太介意,有事给我发信息啊。”

说完,不等洛意回答,眨眼已经消失在了眼前,只留下一脸茫然的她。


总觉得这次的旅程,不会太顺利。

洛意在心里嘀咕了句,还是拉着行李往外走去。


当洛意好不容易下了车,拉着行李来到指定的地址时,反复确认了下,打算去按门铃。

然而到了门口,房门却反常得半掩着,里面传来隐约的争执声。洛意皱了皱眉,疑惑地伸手去推门。

“啊——”

房门被推开,洛意猛地睁大了眼,不敢置信地望着眼前场景,下意识惊呼一声,有些回不过神。

等等,这是什么状况?

视线里,两个女生正靠在不远处的墙上接吻。


听到动静,两人动作都是一顿。

凌绯面无表情地推开身前的王琪琪,简洁地丢下话来:“滚。”

王琪琪却并不离开,而是目光复杂地看了凌绯一眼,随即落在门口的洛意身上,手一伸,遥遥地指过来:“她是谁?”

洛意触及对方目光的不善,忍不住打了个冷颤,就要开口解释:“我是……”

“你管得着吗?”凌绯直接打断了洛意的话,眉头皱起来,“王琪琪,你到底闹够了没有?”

“凌绯,你是不是爱上别人了?”王琪琪眼睛眨了眨,很快红起来,看起来楚楚可怜,“就是她吗?你什么时候改口味,喜欢未成年了?“

一旁的洛意顿时傻了。

未成年,是在说她吗?

“我喜欢谁,关你屁事?”凌绯冷哼了一声,“反正不会喜欢你。”

“为什么?”王琪琪上前一步想去抓凌绯的手臂,被对方避了开。她恨恨地剜了洛意一眼,“她有什么好?除了比我小,哪一点比得上我?”

洛意顿时觉得自己莫名其妙地躺了好几枪。

“王琪琪,你还是一如既往地自大。”凌绯神色不耐烦起来,“麻烦你有空多照下镜子,我对你一点兴趣都没有。”

“凌绯……”

凌绯冷着脸,几乎一字一句蹦出话来:“我最后说一遍,从我家滚出去,我不想再看到你。”

有泪水迅速地落下来,王琪琪咬着唇望着凌绯,声音带了哽咽:“好……凌绯,你够狠心。”说完,哭着转身朝外跑来。

与洛意擦身而过的时候,也不知有意还是无意,半个身子擦过她。洛意毫无防备,当即被撞得踉跄了几步。

直到房门被关上,门口的洛意依旧尴尬地不知道手脚往哪里放。


本以为和三姨碰面的场景已经够难以预料了,谁能想到,和这个表姐的碰面会如此惊世骇俗。看刚才的情形,这个表姐……难道喜欢女生?

洛意在心底嘀咕。这边,凌绯,已经望了她一眼,率先开口打破了沉默:“洛意?”

洛意局促地点了点头。

“傻愣着干嘛?还不进来。”

洛意咬了咬唇,忐忑地拉着行李箱走进来。

“你应该同我妈见过了吧?她都告诉你了?”对方走到桌旁取了纸巾,用力擦过嘴唇,眼底闪过一丝嫌恶神色。

“嗯……”

“我先带你去房间。”说着,掉头往里走去。

洛意连忙快走几步跟了上去,目光悄悄打量着眼前这个多年未见的表姐。

对方比自己高大半个头,看起来有近一米七,头发微卷,此时随意地搭在身后。可能因为是在家里,上身随意地穿了一件大领口宽松T恤,露出半边的肩膀,下身一条热裤。虽是简单打扮,却显出姣好的身材。

“这里就是你的房间。”凌绯停下脚步,抬了抬下颌示意,“我在隔壁。”

洛意连忙收回打量的视线,假装自然地往房间望去,敷衍地点点头:“哦哦。”

“你先收拾行李,我去洗个澡,等会带你出去吃东西。”似是觉得热,凌绯伸手拢了拢头发,也不等她回答,神色有些烦躁地兀自往浴室走去。


这母女两还真像。洛意这么想着,打量起自己的房间。

虽然是客房,倒也不小,东西摆放齐整。洛意回头望了一眼消失在浴室的凌绯,心情还未从震惊中缓过来。

太……诡异了。

想到等会还要一起吃饭,洛意甩了甩头,试图将刚才劲爆的画面甩去。她走进房间,打开行李箱开始整理,心里的好奇却怎么压也压不下去。

不过十多分钟,洛意已经热出了一身汗。她放弃了继续整理,起身去找房间的空调遥控器。只是转了一圈,还是一无所获。

“唔……表姐房间应该有吧。”想着寻常家里房间的空调都一样型号,洛意犹豫了下,往浴室望了一眼,听到里面的水声,犹豫了下往隔壁房间走去,心中暗道:自己只是拿一下遥控器,很快就出来,表姐应该不会介意吧。

打开房门,一股舒爽的凉意顿时扑面而来,洛意打了个激灵,觉得浑身毛孔都瞬间张了开。她下意识扫了眼房间,风格和她那个客房很相似,应该是出自同一人的手笔。洛意也不敢多看,觉得有些不礼貌,直接走到床头柜,很快就看到了白色的遥控器。

“太好了。”她连忙拿起来,转身就想要溜回自己的房间。

正在此时,房门突然被推了开来。

“砰。”

手里的遥控器落地,发出清脆的声音。洛意张大了嘴,不知所措地望着眼前只围了一块浴巾的凌绯,傻在了原地。

凌绯面不改色地往地上望了一眼,视线落在眼前的女孩身上,好整以暇地与她对视着,看着对方的脸一点点红到脖颈。

“太热了,我……我找不到遥控器,想说进来你这里找找。”半晌,洛意像是终于反应过来,连忙解释,目光却躲闪地游离开去。

“哦。”凌绯反手将门关了上,往床边走来,看起来并不在意对方进自己房间,反而道,“帮我把那块毛巾递过来。”

洛意紧张地捏了捏手,转头去看,果然身后不远处的书桌上有一块干毛巾。

对方伸手来接时,手臂上犹有未干的水珠,在白皙的肌肤上欲落未落。有淡淡香气在房间里飘散。

洛意尴尬地恨不得夺步而逃,只是眼下情况又只能强装镇定,以免显得心虚。

虽然她也不知道自己在心虚什么。明明没穿衣服的又不是她?

其实换做其他女生,洛意倒不觉得什么,可能是因为前不久还看到对方和女生接吻这么冲击性的画面,现在又只围了一块浴巾站在她身前,根本没办法保持平常心当寻常女生对待。

凌绯将毛巾接过去,从身后将头发捋到胸前擦起来,眼底带了些不易察觉的笑意,口中继续道:“你等会想吃什么?”

洛意余光瞟过凌绯,话语有些磕绊:“都……都可以。”

“你们小女生应该都喜欢吃牛排吧?”

“可以……”

“那等会带你去吃牛排,我知道有一家做的还不错。”

洛意胡乱点了点头,正想着要怎么离开,对方已经擦干了头发,一拉身上浴巾,随手丢在了地上。

这下子,洛意是真的懵了。

洛意还是第一次看到女人的身体。不同于她们这些学生,是真正女人的身体。

胸前一抹饱满挺立,水珠盈盈,腰肢轻软,大腿修长。洛意只觉得有一把火从脚底烧上来,窜过四肢百骸,脸烧得滚烫。

她下意识咽了咽口水。

所幸对方很快将衣服穿了好,往她走来。

洛意下意识退了半步。

凌绯好笑地站定:“怎么了?”

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时,洛意连忙摇了摇头:“没……没什么。”

凌绯又往前走了一步,洛意忍耐住往后退的冲动,僵着身子站在原地,直到对方贴近自己。

太近了。她在心里喊着。对方身上沐浴后的香气一个劲地往鼻子里钻,让她有些昏昏沉沉,像是被下了药一样。

“你怕我?”

洛意摇了摇头,红着脸,声音像是蚊鸣:“当然没有。“

是不是因为这个表姐从小在外国求学的缘故?也太奔放了一点。洛意在心里嘀咕。说脱就脱,一点都不含糊,两人才第一次见面啊!

对方显然不认为这有什么问题,只是指了指她:“你流了很多汗,要不要也去洗个澡再出门?”

洛意的确热得不行,闻言连忙点了点头,忙不迭地往浴室跑去。

另一边,洛意望着被遗忘在地上的遥控器,露出了一个耐人寻味的笑容。

这个表妹……倒是有趣得很。


出门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一点多了。

洛意饿得前胸贴后背,加上天气热,一上车就瘫软在座位上闭起眼休息,感受空调的凉风。

鼻间忽然有香气传来,洛意疑惑地睁开眼,正好看到表姐的脸在眼前放大,那张化了精致的妆容的面容近在咫尺,身子跟着往自己压来。洛意的心猛地提起来,几乎要蹦出喉咙,出口的声音也变了:“怎么了?”

“安全带。”对方略微掀了掀眼皮,随意瞟过来,说完就将手里的安全带给她系了上。

洛意觉得自己快要不能呼吸了。

她想回家了。

当然,这是不可能的,随着汽车发动,洛意暗自伸手压了压胸口。手心下面,心跳乱得不行。她的眼角余光扫过专注开车的表姐,侧面轮廓好看得不像话。

正打量着,一个红灯,对方已经踩了刹车,转过头来。

洛意连忙跟着偏过头去,假装望向窗外。

耳边好像有笑声传来,紧接着响起表姐的声音:“你是不是很好奇?”

洛意一听这话,原本按捺的好奇心顿时又起了来,如小鸡啄米般点头。

“其实也没什么,她在追求我。”洛意神色自然,“她不知道从哪里得知了我家地址,跟了过来。我和她起了争执,让她离开,她情绪失控,就强吻了我,也就是你看到的那样。”

“好疯狂的追求者……”洛意咋舌,不过想到表姐长得这么好看,有女生喜欢好像也不难理解。而且其实想想,刚才那个叫王琪琪的女生,长得也不赖啊。

那你喜欢女生吗?这个问题在洛意舌尖绕了绕,还是没好意思问出口。


两人到了西餐厅时,洛意心里还是有些紧张。

表姐一直没有开口说话,只是管自己吃着牛排。洛意觉得气氛有些太过安静,试图寻找话题:“表姐,你什么时候出国的?”

“小学吧,记不清了。”凌绯头也不抬。

“哦……美国好玩吗?”

“还好。”

“这次是回来过暑假的吗?”

“嗯。”

洛意咬了咬唇,头脑飞速运转,试图找出话题。

凌绯像是想起了什么,终于抬起了头:“对了,你这次过来是要看漫展吗?”

凌绯连忙点头。

“什么时候开始?”

洛意愣了愣,没料到对方会反问自己,所幸来之前查过,还是应了:“好像明天就开始了,一共有三天,等表姐你哪天方便的时候带我去就好。”

“嗯。”

等两人吃完饭回到家,已经三点多了。凌绯懒得等会再出去,特意打包了东西回来,准备晚上热一热,随便打发下。


等一切弄完,洛意躺在陌生的床上,心思还有些恍惚。

等安静下来,记忆里的事很快又翻出来,一股惆怅涌上心头。

今天就是开同学会的日子吧,也不知道他去了没有。

正想着事情,房门突然被推了开,凌绯径直进了来。见状,洛意连忙伸手去擦湿润的眼眶。

凌绯显然注意到了:“怎么,一个人躲着在哭?”

“没有。”话一出口,还有些沙哑。洛意窘迫得不行,嘀咕道,“怎么不敲门?”

“这是我家,要敲什么门?”

洛意一听,觉得好像有哪里不对,又说不上来,苦着脸坐在那里不说话。

凌绯上前,在床边坐下来,视线打量过洛意,忽然笑了笑。

“你笑什么?”这好像是第一次看到表姐笑,洛意委屈地瘪了瘪嘴,有些不明所以。

“没什么。”话虽这么说,凌绯唇边还有些笑意,伸手将手里的东西递过来,撇了撇嘴,“我妈说,你妈说了,晚上一定要给你准备牛奶才睡得着。”

洛意这才注意到对方手里拿了杯牛奶,顿时红了脸:“才没有,我妈胡说的。”

“我还以为你是因为没奶喝,才在这里哭鼻子。”凌绯也不多问,换了话题问道,“我明天有个聚会,你一个人在家估计会无聊,要一起来吗?”

“什么聚会?”洛意好奇道。

“去了就知道了。”凌绯站起来,“小孩子喝完奶记得早点睡觉。”

“知道啦。”洛意开口应了,心里暖了暖,原本的距离感好像瞬间淡了不少。


然而洛意万万没想到,自己躺下没多久,就开始做梦。

还是一个脸红心热的春梦。

梦里,她一进门,就看到表姐和女生在门口接吻。看到她,忽然停了住,然后朝她走来。

“她是谁?”女生大声质问。

“你说她是谁?”表姐撩了撩头发,“还站在这里当电灯泡干嘛?”

女生气得跺脚。还没来得及反应对方什么时候离开的,表姐已经靠过来。

洛意顿时身子一僵,完全不会动弹,任由表姐的唇落下来,吻住了自己。

唇间是柔软的香气,令人沉迷。

渐渐地,她青涩地开始回应,紧张得手心都沁出了汗。

梦境太过真实,以至于醒来时,洛意还有些反应不过来。

然而很快,她突然红了脸,血色往上涌,猛地一扯被褥,将自己罩在里面。

死了……怎么自己做这种梦?

都怪昨天撞见的事。

洛意觉得自己离羞愤自尽不远了。


试读部分完,喜欢的话可通过打赏购买后续,谢谢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