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龙瑜伽士 | 第二章 尊胜第九世竹巴穹恭仁波切阿旺丹增·却吉嘉措

菩提智光 2020-10-24 07:20:50







1968年,尊胜第九世竹巴穹恭仁波切阿旺丹增•曲吉嘉措出生于拉达克地区的第一个藏族聚居地索南林(意为“福林”),母名珠吉旺姆,父名扎西曲朵。在他出生后的三天里,尽管家中的酥油灯灯油已尽,灯芯却燃烧不灭,被认为是一个吉祥的征兆。

 

有一次,两名前世穹恭仁波切的侍者从位于台拉登的第三世怙主嘎仁波切主寺来到拉达克地区,寻找穹恭仁波切的转世灵童。他们分头在不同的村庄寻找,都没有找到灵童父母的住址,只好离开拉达克。在他们离开的那天晚上,年幼的穹恭仁波切突然从沉睡中惊醒,对母亲说:“有两个僧人来这里了,他们要把我带走。”说罢又睡着了。

 

小的时候,穹恭仁波切就常作各种预言。比如,有一天清晨他对母亲说:“起床吧,我们得把屋子收拾干净,因为爸爸今天就要回来了。”果然,话音还没落下多久,父亲就从德里回到了家。

 

穹恭仁波切五岁那年,嘎仁波切和尊胜竹巴永津仁波切随同来自雪伊的前世穹恭仁波切侍者拉布敦葛隆蒋扬一同来到了拉达克。相见的那一刻,年幼的穹恭仁波切仿似认出了他的前世侍者葛隆蒋扬,径直上前拥抱了他。稍后,他又迅速夺过了念珠、铃杵、佛杖、法鼓等前世遗物。之后,他被明白无误地认证为第八世穹恭仁波切的转世化身。他们相见的那一刻,众多吉兆纷纷降现,雨、雪、雷、电同时降临整个藏族聚居地。

 

后来,观音上师和嘉旺竹巴法王进一步认证了第九世竹巴穹恭仁波切的转世身份。而大上师的认证则是依据第一护法乃琼曲嘉大神和第二护法噶东的一致授记而来。

 

七岁时,竹巴穹恭仁波切被带往赫密蒋矗曲林寺(即法戒寺)正式升座。之后,他又在甘丹曲阔寺,即索南竹界(拉隆寺)位于金瑙尔的寺院里举行了坐床仪式。观音上师赐他法名阿旺丹增•曲吉嘉措,并为他授予了皈依戒。1976年,嘉旺竹巴法王又为他赐名土朵多吉果恰·俱美群雷嘉措德,并为他授予了居士戒。

 

在洛桑嘉措尊者、当曲嘉参尊者和其他灵修上师的共同指导下,竹巴穹恭仁波切学习了基础文法。在达兰萨拉的哲学院,他学习了佛教哲学的伟大论藏;并从前世竹巴穹恭仁波切的侍者葛隆仁增曲达那儿,学习了法本课诵和竹巴传承的一些其他法门。他从已故嘎仁波切那里受习了大手印和大圆满的精要诀窍;从钦哲嘉措仁波切处,领受了竹巴一派从竹旺夏迦师利那里传袭下来的那若六法。此外,他还从观音上师处获得了《入行论》的灌顶和胜乐金刚灌顶,以及基于藏传佛教新旧教派的其它诸多灌顶、口传及教法;并从嘉旺竹巴法王处获得了竹巴传承中不计其数的灌顶、口授及甚深教法指导。

 

自1980年以来,竹巴穹恭仁波切一直在照管和修复位于悦玛的竹·土登达盖岭寺,同时也为那儿的僧人施授竹巴传承的灌顶、口传和教法。他还负责主持在藏历八月第二十八天举行的“杜却时供节”(也称悦玛古朵节)法会,并向当地信徒施授甚深教法。

 

1985年,受当地民众的盛情邀请,竹巴穹恭仁波切首次到访弩若。自此,诵念“亿遍六字真言”法就在拉达克地区的众多村庄流行开来。在所有这些法会上,穹恭仁波切总会施授日常修行的教法。

 

到目前为止,竹巴穹恭仁波切的“亿遍六字真言”法会已经在千雷举行了八次;在舍伊、嘉地、美如和萨克蒂举行了三次;在弩若举行了五次;在德瓦和居马卡举行了两次。此外,他还在位于秋兰沙扎西尕擦(意为“吉祥喜苑”)的牟尼寺发起了十次“亿遍释迦牟尼心咒”法会,以及在拉达克佛教协会所在的大昭寺举行了六次“亿遍莲花生大士心咒”法会。

 

通过这些法会,竹巴穹恭仁波切化导了喜马拉雅地区众多佛教信徒的心灵。此外,通过施扬甚深的佛法教行,他还使金瑙尔地区的许多教徒重归佛教的怀抱。这些信徒早前皆是佛教徒,后来由于某些原因开始信奉其他信仰,直到遇到仁波切才重新皈依佛教。早前,血祭和牲祭在金瑙尔地区极为普遍,穹恭仁波切运用善巧方便之道,结束了这一血腥的传统。

 

竹巴穹恭仁波切阿旺丹增•曲吉嘉措生性温和友爱,凡与他接触者无不受其触动。2008年,他协助普卢赖竹巴协会组织安排观音上师到访,开启了他的首次国外传法。他的谦逊、正直和真诚令在普卢赖和巴黎见过他并接受他教法的欧洲信徒留下了美好的回忆。

 

更多有关竹巴穹恭仁波切阿旺丹增•曲吉嘉措的资料、行程和活动,请详询官网:www.choegon.org



本文版权所有,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长按二维码关注:菩提智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