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已余额不足,它穿越了千年,也许能帮你充个值。

那一座城 2018-05-15 04:39:35

1996年的夏天,

一个维吾尔族小男孩

跟随一只飞鸽的指引,

奋力爬上荒芜的台藏塔。

他把手探入一个小洞,

满怀希望能掏出一只幼鸽,

但掏出来的竟是一团废纸。

小男孩不会想到,

这团废纸在黄沙之下,

已静静躺了一千多年。

在吐鲁番文物局的整理桌案上,

它被小心地摊开,

“大行皇帝” “永淳三年历日” 。

这是我国现存最早的纸质日历。

它所标志的时间公元683年,

比度娘宣称日历最早出现的时间

“唐顺宗永贞元年”,

还早了100多年。

 

从吐鲁番出土的残页上

我们可以看到,

唐代日历除了记录日期,

还标注着干支、节气、宜忌。

它告诉你春种秋收是否合时,

还有嫁娶、入学、修宅,是吉是凶。

这日历由大唐政府向全国颁发。

新历造出来之后,

要在指定时间内抄写、校定完毕,

新年之前送达各地文武百官。

用日历指导臣民们的生活,

宋代印刷术日趋成熟,

日历开始走进寻常百姓家。

但数百年之中,

日历依然只能通过官方渠道发行。

清代政府取消禁令,

民间终于得以自由刊印,

日历形态也丰富了起来。

新中国成立后的第一册日历,

首次采用公元纪年,

首页上刊登了国旗和国歌。

到了“文革”,

印有毛主席像、毛主席语录,

以及样板戏剧照的日历,

更是风靡全国。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

挂历大行其道。

画中明星、名车、风景耀眼生辉,

成为家居装饰的重要一环。

一年过去之后

它成为学生课本的书皮,

伴随了无数人的青少年时代。

日历的样貌历经千变万化,

也见证了时代的变迁。

 

近几年,

日历又悄悄回到人们的视野中。

“失传”了80多年的《故宫日历》,

重新包装后投入市场,

谁也没料到,竟然火得一塌糊涂。

随后走红的

《物种日历》《单向历》《日课》,

无不是高颜值、有内涵的爆款

今年,人们忽然发现,

《西洋镜日历》里,

刊载于18、19世纪国外杂志上的图片,

讲述着遗失在西方的中国历史。

我们透过老外的视角,

重识不同的乾隆、慈禧、袁世凯。

扎根中国传统文化的《传家日历》,

提醒你每个时节该吃什么、干什么,

比如,

“三月宜游园寻梦”

“四月的餐桌不能没有芦笋”。

从此,在中国当一名吃货,

更有了冠冕堂皇的理由。

《月相历》围绕月亮的变化做文章,

科普月亮运行的知识,

也融入阿根廷诗人博尔赫斯的诗。

提醒每天忙于“柴米油盐”的我们,

抬头看看天上的月亮。

还有负能量style的每日宜、忌指南,

让你被泼得一脸清醒。

“反心灵鸡汤”的文字,

是压力山大的城市人用以疗伤的圣药,

我们在自我解嘲中,强大了内心。

在手机高度普及的今天,

我们低头便知时日,

传统日历早被抛弃。

为什么我们对新日历抱有这么大的热情?

有买了《红楼梦日历》的网友自嘲:

“书读不下去,所以读日历。”

被隐蔽的事实是,

出版商们纷纷搭上日历的顺风车,

绞尽脑汁玩创意,

只因日历,比书好卖多了。

 

你可以说,

日历热潮展现出人们的匆忙和浮躁,

凝视那一页页的美好,

何尝不是对生命的关注?

古人为了耕种合时而读日历,

今人为了每天一点欣喜而读日历,

时代在改变,

但不变的,是我们在撕下一页时,

对明天的期待。

日历提醒我们偶尔停下脚步,

感受时光的流转。

《豆瓣电影生活日历》说:


▲ 图片源自网络公开资料



加微信号:nayizuochengg  加入「那一座城」读者会

合作咨询QQ:31591787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