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年随想……

郑亚楠心灵工作坊 2018-02-25 00:30:59

图片:春节郑州庙会

摄影:吕清山

(感谢授权!)

过年随想……

初雪/文


今天是农历二十四,新年的脚步越来越近了,我仿佛也闻到了年的味道。昨晚碰巧看武志红老师的书《巨婴国》,看到了《中国式大家庭与回家过年》这一节,里面有这样一段话,“中国式的大家庭,拼命地黏在一起,一方面为了抱团,一方面为了追求虚假的亲密”,这段话引发了我深深的、冷静的思考。或许平时,大家没有“拼命黏在一起”的机会,不会有那么多的感想或者说纠结的心情;而过年时,家人们从四面八方赶回来,要在一起相处好几天,不免会因为价值观念的不同、有“代沟”、逼婚等问题发生一些不愉快。可是由于过年大家都沉浸在欢乐、和谐的气氛里,即使有不愉快发生,也只能压在心底,自己慢慢消解。


书中说,中国人是“群聚性自我”。群聚性自我,“是为了在丛林生存而积攒力量的方式,如同蝗虫与蚂蚁,聚在一起才有了巨大力量”。我们历来重视逢年过节的团聚,历来重视集体的力量,春节,正是大家聚集在一起,过集体生活的时候。此时,年是否过得和谐、快乐,我觉得和一个家族的气氛有很大关系。今天在圈里看一个朋友晒了他们大家族准备过年的情景,甚是佩服——她们大家族大概几十人,为了迎新年还特意制定了辞旧迎新家庭活动方案,内容涉及撰写春联、书法、猜谜语、诵读等,而且有分工有合作,有文艺活动具体安排还有奖品设置等,这阵势,不亚于一台晚会。我想这种庆祝新年的活动形式一定会给大人小孩留下深刻的印象,也传承了大家族良好的家风家训。如果一个家族中充斥着攀比、奢靡之风,那么身处其中的人们或许会因自己比不过别人而觉得失落、甚至不平衡;大部分人追求的只是表面的奢华和肤浅的幸福,而不注重浓浓的亲情和精神的富有。


当你怀着眷恋之情回到故土时,假如现实没有尽如你意,你也不要沮丧,你也不要难过;假如你被一种家族的负面能量裹挟时,你也告诉自己要淡定,要平和。因为,你至少可以做到:求同存异和守好个人的边界。


有些朋友从国外或者一、二线城市回到故土,或许某个瞬间会怀疑这里怎么曾是生养了自己的地方,一切那么熟悉,一切又那么陌生——和父母的观念已然不同,和周围的亲戚朋友们更是有点“格格不入”。此时,尊重彼此的观念、尽量去理解父辈们的价值观是最好的选择。“求大同、存小异”,珍惜和家人们在一起的短暂时光,也和谐了过年的气氛,温暖了彼此的心灵。


守好个人的边界,保持平和的心态也很重要。假如被问及“找朋友没”、“月薪多少”、“在外面过的怎么样”等问题,而自己又不愿意回答时,可以选择沉默或者转移话题等,树立起自己的个人边界,你就不会因为被“逼婚”、“被攀比”等觉得失落或者愤怒等。关键还是要练就自己淡定的内心,能够应付外界各种让自己难堪或者不愿意回答的问题。


春节对我们来说,是一个重要的日子,无论你愿意过或者不愿意过,它都在那里,不来不去。春季的团聚,是我们孤独的心灵在寻求和家人的链接,是漂泊在外的我们陪伴父母家人的最好时间。希望在这个特殊的节日里,我们能够真的抱慰彼此,而不仅仅是追求形式上的完整。





相关文章:




初雪,管理学硕士,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中国心理学会会员,教育工作者,"郑亚楠心灵工作坊"创始人。喜欢读书写作,热心传播美文;主张"以一片纯真之心发现美,传递善";愿意倾听你的故事,帮你解决心理困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