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 东二环风驰电掣少年郎 · 其二

文艺词典 2020-07-19 16:00:20


01

 

林土在门即将关上的时候,又停顿了一秒。屋子里钱小艾已经转过了半个身子,林土透过门缝,正好看到钱小艾的侧脸。

 

他从中看不出任何表情,他不知道她此刻在想什么。墙上有一只跟达利的画《记忆的永恒》里一样的挂钟,这时候正好指向了下午三点。那是三年前,他们去欧洲旅行的时候,在一家街边的小店里买的。

 

他记得,那时候他们一起出去远行,还兴致勃勃。他还为她拍很多照片,她也把他和街景放在同样重要的位置。他们一起买了不少并没有什么用处的小玩意儿,并把它们想办法摆在屋子里。

 

门终于关上了,林土没有立刻离开,而是在门口停了一会儿。他放下手中的行李箱,点了一支烟,直到这支烟熄灭之后,身后的门也没有打开。

 

钱小艾转过身之后,看着面前狼藉一片的屋子,感觉空荡荡一片。听到身后大门关上的声音之后,她蹲下身子,用双手捂住了脸。但她没有流出眼泪。

 

后来她干脆坐在了地上。

 

地上落满了尘土。阳光下,随着呼吸起舞。

 

屋子里很安静,什么声音也没有。有一瞬间,她以为会有一个敲门的声音,但是并没有。她知道,她最终失去他了。

 

这不是她想要的,但这就是她要的。该来的总会来,失去的就让它失去。

 

她看着眼前的墙壁(这就是整个世界么),看着墙上的画(曾经年少富有创造力的自己),看着画旁边的挂钟(往日美好的记忆),看着空中舞动的灰尘(落在心里落在无尽的时空深处),看着自己的手(空空如也一无所有),看着乱糟糟的屋子(衰败的生活和自我放逐),看着自己腹部逐渐成形的生命(生活中的意外另外一种可能性)……

 

最后,钱小艾看了看二十年前自己的过去,又看了看二十年后自己的现在。有无限感慨,却没有多少悔不当初。有许多遗憾,却没有多少怨恨。

 

她想了想:二十年光阴,勉强无怨,近乎无悔。那么,她对自己说,这样,其实也好。

 

钱小艾的嘴角泛起了笑容。

 

02

 

三天前,他们最后一次冲突。原因是林土晚上直到十一点才回家,而且喝了酒。钱小艾在林土回来之后,就一直抱怨,他为什么这么晚回家。

 

他说,临下班的时候,几个同事说一起聚聚。他就去聚了。钱小艾说,你们聚会,怎么都不和我说一声。

 

林土这时候抬起头看了看她,他本能地觉得她今天有点不一样。

 

他有点诧异,她会这么说。而且他觉得她今天的话有点多。她居然在抱怨他回家晚了。但他还是认真地回答她,出去的时候有点突然,一时忘记了。

 

当然不是忘记。而是完全没有想到,他晚回家应该和她说一声。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不再问他为什么那么晚回来,他也不再跟她说自己那么晚了都是去了哪里。

 

她今天怎么了?

 

林土本能地感知到了一股危险的气息。路是走到尽头了吗?他看着她,隔着无穷的岁月和沉默的话语。

 

有很多话想说一说,但冲出来就变成了沉默。

 

后来在林土刷牙的时候,钱小艾突然说:“你以前就不这样。”林土突然爆发了,他说:“你不也一样么,你以前还不这么烦呢。”喝醉了酒,话说不明白。他想说的不是这个。她并不烦,或者准确地说,她已经很久没有烦他了。

 

他想说,你变得陌生了,你变得好遥远。我完全找不到,也看不清。他想问,路是不是走到了尽头,还有没有可能回到原点。但他什么也没说出来。

 

他说完这句话,又继续刷牙了。

 

钱小艾心冷了半截:“原来你经常躲着不回家,是嫌我烦了。”

 

林土原本不是这个意思,但他不知道为什么,他没有解释,而是选择了沉默。他厌烦她了吗?他在心里问自己。

 

他不知道。

 

他没有说话,钱小艾有点伤心了。“现在他连敷衍都懒得敷衍我一下了。”钱小艾突然觉得,一切都没意思极了。既然如此,这条路是真的走不通了。

 

“咱们结婚八年了。”钱小艾突然说。原本很平静。她靠在门框上,林土正在刷牙,嘴里都是牙膏的沫子。但说出这句话,她一下子忧伤了。

 

林土停顿了一下,终于想起来了。今天是他们结婚八周年纪念日。时间过得好快。

 

他漱了漱口,然后说:“哦。”

 

他想说,是啊,八年了,已经过去了这么久,久到我都不记得你是谁了。他还想说,八年前我们还好好的。但是他也都没有说。只是轻轻地说了声“哦”。

 

此后都是沉默。一场冲突,还没有爆发,就彻底熄灭了。他们都想大吵一架,但最后都失去了兴致。

 

“咱们离婚吧。”快要睡觉的时候,钱小艾说。

 

“好。”林土平静地回答。

 

03

 

很多年过去了,钱小艾后来再次结婚,不到三年又离婚。找过几个男友,又分手。

 

钱小艾四十岁的时候辞职创业,五年后有了一些积蓄。从此,再不工作。也没有再结婚。女儿钱小草长大后去了国外,钱小艾从此孤身一人,住在凤城郊区的一栋别墅里。

 

有一天,一个多年未见的朋友造访,说起当年。朋友问她:“你那时候为什么会突然想起要离婚?”

 

钱小艾冲着这个朋友笑了笑,说:“我不想要等到我们双方谁因为出轨之类的事,才最后决定离婚。那样就没意思了。”顿了顿,她喝了口茶,又说,“当然了,这是一方面。想是这么想,但要真的下定决心,其实并没有那么容易。从有这个想法,到最后决定,我用了半年的时间。”

 

“你知道么,我用了半年的时间,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她的朋友追问。

 

“这个问题就是,为什么我们不再相爱了。曾经,我们是那么地喜欢彼此。”

 

“有答案吗?”

 

“没有。”钱小艾摇了摇头,“所以这事儿就一直拖着,我用了半年的时间回忆曾经,从我们最开始在红中的记忆,到后来我们大学时的四年,还有结婚后的那些年。我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

 

“是啊。”她的朋友感慨无限,“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他们沉默了一会儿,一起到门口看了看下大雪。这场雪很大,已经持续了三天。他过来的时候,身上都落满了雪。他还带了瓶酒。这时候他看着眼前的大雪,于是提议:“喝点儿酒吧,咱们也多年没见了。又赶上这么大的雪。”

 

钱小艾同意了。虽然她这几年已经很少喝酒,但是今天,既然聊起来了。“那就喝点儿吧。”

 

喝了些酒,钱小艾彻底掉进了回忆当中。她说:“我以为我后来怎么也会有新的生活,还会爱上别的大好男人,但谁知道他妈的居然没有。”

 

“结婚了才知道那是个混蛋,这一次就更干脆了,离就离吧,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

 

“后来他妈的就不结婚了,省的麻烦。小草这个坏怂啊,特么去了国外,找外国人玩儿去了。去就去吧。人非得和别人在一块儿才能活着吗?我他妈就不信。”

 

“你问我为什么那时候提出离婚?因为我有了小草啊。别人都是为了孩子,说不要离婚。为这个,我妈一直骂了我二十年。可是凭什么啊?凭什么为了孩子就得假装幸福美满?那特么假装的了吗?”

 

“所以说啊,为了给小草做个榜样,让她知道,她妈是一个不会随便凑合,敢于追求未来的人。那天我脑子一热,就说‘咱们离婚吧’。”

 

“你猜怎么着?”

 

“妈了个蛋,你居然说‘好’。”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