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什么拒绝讨论政治

行者读书 2021-01-11 16:57:38

首先是因为不敢担当,更愿意做庄子笔下在泥里打滚的那只乌龟。

其次是认为无能为力,现在学会了不为自己不能改变的事操心。

最后是觉得认知有限,对不懂的东西说三道四,于人于己都不好。

首先、其次,不展开说明了,单说最后这条原因,讨论的不是政治,而是指出一种生活方式给您参考。很多人爱当政治评论员,我通常是跟着听得津津有味,但基本一言不发。


政治,是最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对它,我谦卑地低下头。

政治家,是最人格分裂的职业,他们中其实不乏高标理想、鞠躬尽瘁的洁白君子,却因现实无奈和人力难及,做颜色各异之事。

本文暂借公认的优秀政治和政治家说事,那些恶政和无耻小人故事,以后慢慢讲。


我床头一本、柜里一摞、桌下一箱的“藏”书中,有四分之一是中国历史。现在不读了,觉得翻来覆去就那么点儿事,“但记得斑斑点点、几行陈迹......骗了无涯过客。(毛泽东《贺新郎读史》)”大面上我差不多了,再精深点我没兴趣。

读“尽”史书之时,我叹息总结道:中国历史就是一个循环圈,只见“螺旋”不见“上升”。朝代罔替更迭,终点回到起点,没见多少起色;各色人等你方唱罢我登场,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常常翻着跟头比谁更荒唐。那时我坚定地认为:政治是极其肮脏的东西,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事史不绝书,鸡鸣狗盗窃国者侯之人络绎满途,指鹿为马何不食肉糜件件堪称人间绝品。

读史读的到这个份儿上,就快走火入魔了。幸亏我及早收手。

啥叫“半吊子”?我读历史的水平,正是这个状态的诠释。年岁渐长,阅历渐丰,识世阅人渐趋宽容平和。世间诚然无数人作恶多端,也还有那么多无奈逼好人苟且。始知愤青者也、幼稚小儿,正视事实、始近成熟。

历史这个话题太大了,我谈不动;缩小到政治,还是拎不起;再缩小到“不谈政治”,诶,找到点感觉了。

为啥不谈政治?很简单,因为我(你)没资格。我所见者,眼前耳、表皮耳、井天耳、池塘耳。一句话,知道个啥呀。


一位专家概括了事物从简单到复杂的次序:物理、化学、生物和社会。我觉得他还落了两点:前面落了数学,后面落了人心。可能是这两点有点虚无吧,没进入专家视线。简要述之,数学简单干净到美、到神,是上帝的手笔。物理能深入到量子,可见也不复杂。化学就多了很多或然性。生物学,国外一为诺贝尔奖得主、医学家撰文声称,90%号称对人体疾病有效的治疗方法和药物,都需商榷或重新论证。到了社会领域,什么统计学、经济学、民主自由乌托邦,等等,所有理论都只能暂且凑合着用——先走着瞧,不行咱再改。最后是心灵的天空,那家伙,是天使或魔鬼同时诞生的地方,谁知道都在发生点啥呀;心理学?别闹了。

我读书一向观其大略、不求甚解,以上专家名字当时就不记得了,但事件总体不会错——我也是有学术尊严滴。


接着往政治上扯。

政治这东西,真的好复杂。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不是光浑身是胆、铁肩担道、一腔热血、满心慈悲,就能解决矛盾、建立天堂的。

在我看来,富兰克林·罗斯福总统做了两件最重要的事:新政带领人民走出经济大萧条;参战引领美国领导全世界。但你知道有多少政治家反对他、有多少民众不理解吗?

为推行救民于水火、造福于大众的新政,罗斯福苦口婆心地规劝煞费苦心地斡旋,甚至苦心孤诣地作秀演戏,一心只为他挚爱的美国和美国人民。但反对声浪一波接着一波,示威的群众一队连着一队

不要只看到美国在二战中多么财大气粗多么英武豪迈、多么所向披靡直至珍珠港遭袭,美国的军力跟日本相比,比中国强不到哪去。罗斯福凭借一双慧眼,清楚地看出世界大战端倪,预见美国不可能因孤悬而独全到处演讲提请国人注意,但几乎全美国人都掩耳盗铃,坚持孤立主义。虽然总统极力推动扩军,但在他的第一个任期内,美国军事规模反而不断缩小,人数尚不及福特汽车公司的职工多。总统视察瓦胡岛时,军队为他举行了一次本该气势磅礴的演习,闹出了天大的笑话:一半的军用卡车7辆(总共12辆)一战遗留下来的坦克,就在总统眼前散了架。估计这位坐在轮椅上的强者,哭的心都有了吧。

   佛一样的慈悲,神一样的手腕,可惜,人民未必买账。我就是那个“人民”,目光短浅,自私狭隘,没法理解那些高瞻远瞩的宏图大略,只能选择相信,相信他们在尽职尽责地为国经略、为民谋福。


政治这东西,真的好复杂。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哪一个即便万分优秀的政治家,不是经天纬地、顶着光环,又错露连篇、累及后世?整个人类对世界的认知尚不足5%,圣人又能如何?

圣雄甘地,神一样的存在,他倡导的“非暴力不合作”运动,于印度独立居功至伟。但就是这位圣人,有些想法却实在不靠谱。一、禁欲政治化。老人家一生禁物欲,牛奶、肉类、财富,统统地不要;37岁又开始禁性欲。作为个人私德,值得尊重,但甘地当成了政治要求,就是严重误导。幸亏印度人也没全听他的,保持住了人口第二大国的地位。二、抵制英货。什么资本、技术,包括铁路、电报、律师、医生,统统地丢开;自己也不搞工业化,不能赚那黑心钱。这一思想延宕至今,深深拖累了印度经济发展和现代化进程。三、咱就说非暴力不合作运动本身吧。一般情况下,都是他老人家亲自带着人上街游行示威。甘地诶,就跟神的召唤一样,一时云集响应。紧接着,失控、骚乱、冲突、镇压、死伤这种以鲜血为代价向世界表演苦难、赚得同情的做法,是非成败,实可商榷。况且,也就是你们碰上了英国绅士。老头还到处劝告捷克人、波兰人、犹太人,以这种方式对抗纳粹。唉,快赶上我这么书生幼稚了。

完人地没有,圣人也会犯错;好心,完全可能办错事。一个人的能量是有限的,不要把政治家当圣人或上帝,不要把政治想象成伊甸园。世界在不完美中曲折向前,他们摸着石头过河,挺不容易的。把他们当人看,比当成神更理性、更现实,也多点宽容、少些抱怨,多点冷静、少些狂热。

    有部电影《甘地》,相当地好!推荐你看。


政治这东西,真的好复杂。对错成败,一言难尽;对就伴随着错,败没准就是成。一件事,从当时和当事来看、与拉开一段历史距离再看,从时势和当事人来看、到吃瓜群众看人挑担不觉沉,几乎完全是两个方向。没有“代入”到当时环境,置身事外或事后诸葛,基本都是瞎叨叨(没好意思说瞎XX,而且我现在就在瞎XX。)

1919年,在一嘴毛的巴黎和会上,中国是战胜国,没要回山东半岛,国内强烈抗议,爆发了五四运动,中国代表最终没有在和约上签字。

但是,这只是表面。实际上,在离一战结束还有一年多一点时间,段祺瑞力排众议、坚决参战。但不要忘了,此时的中国不过是个小喽啰,只是出了点劳工,而且多年积贫积弱。这次也就是全赖段总理目光宏远站对了队,你能指望那些列强给咱多少好脸看?

和会上,中国外交代表团虽只能委屈求全,但仍据理力争权益,并根据中国的实际、能力以及和议达成的可能,审时度势地提出废弃势力范围、撤退外国军队巡警、撤销领事裁判权、归还租借地和租界、关税自主等七项条件。可以说,如果这些目标实现,成果已是极其丰硕的了;更关键的是,这些目标是有可能实现的。但是,国内民众高估了所谓“战胜国”的含金量,把中国代表团骂得狗血淋头,哪个还敢签字?遗臭万年大汉奸,这个锅哪个有魄力背?

高者,真正富有手腕、有能力的外交家,迂回曲折甚至要敢于舍弃,才真正赢得了国家利益,却极可能变成暴怒民众眼中的卖国贼。中者,会宁愿放弃真正周全的决策,也不愿意得罪眼睛并不雪亮的群众,好人放弃做好事。下者,不顾现实地强硬放嘴炮、不懂得外交就是交易的卖直求荣者,为讨好蒙昧民众,甚至不惜牺牲真实的国家利益。

个人你是可以宁为玉碎、不为瓦全,可以为了气节而牺牲性命,但民族不能、国家不能。干实事胜过说狠话,里子比面子更重要。政治,顾虑的事太多,照顾得太全面,最需要理性的权衡与取舍,最容不得什么冲冠一怒为红颜,可不是说干就干,没事就试个核武器、轰个XX岛什么的——开、开什么玩笑?不过且慢,没准是人家韬略过人,高得吾辈根本无法理解呢。政治这东西,水超深啊。

政治,是一个极其专业的工种,需要眼界、韬略、智慧、性格、手段、勇气、操守......一大堆要素,都是我等望尘莫及的素质,您觉得自己配喷吗?反正我是不好意思,宁愿而且也只能相信专家的专业素质。


政治与历史的故事无穷无尽,我本要说的也几乎无穷无尽,这次点到为止吧。

至此,于政治,且不说那些世界大事自己多么无能为力,就是认知和评价,也因自己无知无识而不敢发言。政治,天翻地覆、刺刀见红那是家常便饭,政治家比咱们更专业些,虽然他们也未见得处理得多好,但总会比我等听的说的无非八卦的人,看得更深远些、处理更得当些。

这只是我个人的看法和选择。我跟甘地一样,以为自己的想法和价值观是正确的,忍不住告诉你,其实很可能经不起检验、不适合你或产生误导。如果全国人民都像我这么想,那我可罪过了,国家社会如何发展?幸好人们都会有自己的选择,就跟印度人民没按照甘地的号召禁欲一样。我只指出万千选择中的一种,你一定要自己过过脑子,你不论是个人爱好、还是忧国忧民,深究是非、评判成败,针砭时弊、议政爱国,我把脚都举起来表示赞扬。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

政治是国家大事、是大家的事,关乎国运安危、切身利益,你不理政治,政治未必不理你。我们衷心呼唤一个清明的政治。


最后,用两个施政失败、为人高洁的政治家的故事,表达我们殷切的希望和美好的祝愿。

 司马光和王安石,政治主张相差十万八千里,都认为对方政策荒谬至极,互相废除毫不客气痛下杀手。王安石胜,司马光被从宰相宝座上赶了下来。王安石大权在握,皇帝问他:“司马光怎么样啊?”王安石曰“国之栋梁”。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王安石强力推行改革惹来朝野一片骂声,皇帝终于将他免职,重新任命司马光为宰相。王安石既已被罢官,黑状一时如雪,皇帝要治王安石罪,征求司马光的意见。司马光评价王安石:“之君子”。

政治,绝不会干净到圣洁;政治家,却一样能做到人品高洁。让我们对政治和政治家保持点理解之宽容,对天下为公、洁白无私的政治家致以崇高敬意,即使他们会出错、会失败、甚至会带来苦难。



感谢你花费时间阅读至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