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人的平等不是中国刺激出来的

龙城兰陵老生 2021-01-09 10:27:21

2013527,中国人民大学文学院教授刘小枫在凤凰网的讲座上说宪正的最大难题是如何正确评价国父毛泽东,是为引发争议的国父论。刘在那次演讲中高度评价文革,认为:

文化大革命当然是人民民主,人民民主基本理念是平等,美国平等,我还要比它更平等……美国黑人运动是在什么时候发动的?文化大革命。所以严格来讲,美国人的平等还是在中国的刺激下出来的。

美国黑人民权的群众运动始于1955年蒙哥马利市公交车事件,基本采取非暴力的和平示威抗议活动。196844日,马丁路德金在孟菲斯遇刺身亡,黑人民权运动也逐渐转入低谷。而十年文革的始终是1966-1976年,黑人民权运动比文革早了11年,最多只有两年的时间重叠。在黑人民权运动晚期才发动起来的文革,竟然刺激生成了前者。这超时空的历史如何链接转换,希望刘小枫教授说得更明白一些。

察考历史,与其说是中国文革刺激了美国的黑人民权运动,还不如说是毛一贯的斗争哲学对美国人的平等观念有所影响,而且这种影响只有在黑人运动进入骚乱的极端状态下才会发生。如1967年的底特律骚乱,据当时的学生非暴力协调委员会主席斯托克利卡利迈尔说:

许多参加斗争的黑人,手里就高举着红彤彤的《毛主席语录》。在正常的和平示威的抗议中,黑人民权运动的领袖人物大都对毛泽东革命暴力的斗争哲学持批判态度。

19618月,参加挑战种族隔离制度的自由乘车运动中的学生和黑人在北卡罗莱纳州的门罗市遭到三K党的绑架和枪击,造成重大伤亡,史称门罗事件。黑人运动的领袖人物罗伯特威廉受通缉而流亡到古巴,两次致信Central Committee of theCommunist Party of China和毛,要求毛发表声明,支援美国黑人。

两年以后,中国政府发表了《支持美国黑人反对美帝国主义种族歧视的正义斗争的声明》,罗伯特威廉随即发表了《毛泽东的美国黑人解放宣言》的文章,将中国政府的声明等同于林肯的《解放黑奴宣言》。1969年五一,罗伯特威廉和夫人应中国邀请,登上天安门城楼,和毛主席、林副主席等中国国家领导人一道参加了五一国际劳动节晚会。罗伯特威廉还请毛主席和林副主席为他的《毛主席语录》签名提字,随后就回国去了。

另外,黑人民权运动的的另外一位领袖人物格雷厄姆杜波依斯去世以后,中国外交部长陈毅曾发唁电;马丁路德金遇刺身亡以后,中国政府也发唁电,说资本主义制度是随着罪恶的贩卖黑奴行径兴起的,它也将随着黑色人种的彻底解放而告灭亡。

以上就是毛的斗争哲学和输出革命对于美国黑人民权运动影响的基本情况,根本看不出有文革的影响。刘小枫没有任何历史依据,就想当然地认为中国文革刺激了美国黑人民权运动,实在有失学者的严谨。刘小枫读过神学,思辨是其所长,对于历史却是惊人的无知。术业有专攻,这没什么。但是刘和中土如今那些有话语权的文科教授一样,喜欢谈论公共议题,似乎天下没有他们不懂的事情。我不敢说这就是属于学者的投名状,只是感觉像孔雀开屏,自以为很美丽,其实已经露腚了。毛在《抗日战争胜利后的时局和我们的方针》中说:

凡是反动的东西,你不打,它就不倒。这正如地上的灰尘,扫帚不到,灰尘不会自己跑掉。

这就是毛的斗争哲学,中土很多人也都引以为真理。但在美国黑人民权运动中,主要的领袖人物并不认可这种观点。恰恰相反,他们更加强调一种在体制内的和平抗争,主要还是基督教的博爱。真实的历史是:在那个年代,教堂是美国黑人争取民权的基本阵地。我们都知道马丁路德金的《我有一个梦想》,却很少有人知道他还是黑人社区的基督教浸礼会牧师,他的争取黑人民权就始于宣教。所以说美国黑人民权运动,主要就是黑人基督教会的产物。

1955121,在美国亚拉巴马州的蒙哥马利市,非裔女裁缝罗莎帕克斯因为拒绝给白人让公交车座位,被警察逮捕,罚款10美元,另加4美元的法庭审判费。罗莎帕克斯的遭遇是激发美国黑人民权运动的标志性事件,民权运动的积极分子还组织了一个持续一天的公交抵制运动,号召黑人步行或搭乘出租车出行,整个事件,都是和平的抗争。马丁路德金在布道演讲中,谈到蒙哥马利市公交车事件时说:

我们大家都清楚,我们不是在宣扬暴力。我们已经不搞暴力了。我想让整个蒙哥马利,整个国家都知道,我们是基督教信徒。今天晚上,我们手中的唯一武器,是抗议。如果我们被禁锢在共产国家的铁幕后面,我们是不能这么做的;如果我们被关在专制政权的地牢里,我们是不能这么做的。但是,美国民主的伟大光辉,正体现在有权利为正确的事发出抗议。在我们这群人里,不会有人公然蔑视这个国家的宪法……如果我们错了,万能的上帝也错了;如果我们错了,拿撒勒的耶酥就是个乌托邦的梦游者,从没有在地球上来过;如果我们错了,正义就只是一个谎言。我们决心在蒙哥马利奋斗,直到公平如浪涛滚滚,正义如江河滔滔……上帝赐福于我们,使我们不辱使命,不致为时太晚。

这是一个基督徒非暴力和平抗议活动的宣言,没有丝毫的毛式暴力革命斗争的风格。马丁路德金在领导美国黑人民权运动的时候,曾去过印度,甘地的非暴力不合作运动对他有很大的启示,但毛的斗争哲学对他毫无影响,他也在运动中,尽力引导黑人用和平的方式抗争。

美国黑人民权运动中的另外一位领袖人物是麦尔坎•X(老生按:一般译为迈尔科姆 X,但他是穆斯林,还是用穆斯林人名的汉译,所以译为麦尔坎•X更准确),张承志在看了反映他生平的电影《MALCOLM X》以后,撰有《真正的人是X》一文。麦尔坎•X年轻的时候,因为入室盗窃罪关了7年。在监狱里,他成为一名穆斯林,加入伊斯兰国组织,并用X代替本性LITTLE。因为他认为LITTLE是白人强加给黑人的姓,而他不知道自己的本姓,就以代数中未知的X为姓。麦尔坎出狱后,因为超凡的演说能力,被任命为伊斯兰国的组织部长和发言人。麦尔坎•X一度主张用激烈的手段,但在麦加之行以后,思想发生变化,开始主张用和平的手段争取黑人民权,就与本来的帮派有了冲突,结果在一次集会上,被机枪子弹打成了蜂窝。

麦尔坎•X信仰伊斯兰教以后,虽然一度主张用激烈手段争取黑人民权,但查考他的生平,他可能听说过东方有那样一位历史巨人,但肯定没有读过他的语录,更没有受到毛泽东斗争哲学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