韦穆读书 | 为你,千千万万遍

韦穆学子家园 2021-06-08 16:09:21


为你,千千万万遍

《追风筝的人》


《追风筝的人》

阿富汗是一个一直在经历战争的洗礼、经受贫穷考验的国家,这是它留给绝大多数人的印象。但是就在2005年5月一位名不见经传的美籍阿富汗人卡勒德·胡赛尼发表了他的处女作《追风筝的人》,却让大家看到了战争之外的一个温情的阿富汗。而这部作品也受到了读者极大地关注,迅速在世界各地传阅开来,并成为当年全美第三大畅销小说。而且在《纽约时报》畅销书榜上长达一年有余被赞誉为“一部美丽的小说2005年写作最佳、也最震撼人心的作品”。

不能不让人惊叹称奇。 

    作为全球畅销又感动了千千万万人的温情小说。《追风筝的人》笔触清淡,用温暖细腻的笔法,以一种从容平和的静美心态讲述了一个残忍而又美丽的故事,一段令人心碎的友谊往事。小说以阿米尔和哈桑的友谊纠葛为主线,讲述了一个关于阿富汗的故事。将阿富汗君主制的终结、苏联入侵、内战、塔利班当权、911事件等将近30年的历史天衣无缝的融合为小说中人物的生活背景,勾勒了人性的善与恶,罪与罚,爱在救赎中的苦苦挣扎,不仅吸引了全世界的目光关注阿富汗,同时也讲述了一个关于人类的主题,人性的复苏。

请输入标题     abcdefg

阿米尔是一个在挣扎中成长的普通人,在他身上有着关于人性最真实的体现,比如伤害别人时的快意与犹疑,危机关头的懦弱无助,亲人面临危险时的慌乱无措,爱情乍到时的浮躁不安,失去亲人时的悲伤孤独,应当担当责任时的自私推诿,以及时常涌上心头的自责、自卑和赎罪的冲动等等,这些情感没有任何的虚伪做作,是一个人在面临变化的那一刻来不及思索的真实反应。当然,我们还看到,面对自己所犯的错误,他的良心日夜忍受着折磨,还有在得知真相之后,他渐渐强大起来的内心的力量,这时他又像是一个孤独而卑微的英雄,为自己所做的一切进行着最大限度的弥补。

    作者的笔犹如一把尖利的刻刀,将人性的真实刻画得近乎残酷。通过阿米尔人们更好地关注关于成长、苦难、爱和救赎这一系列的重要命题。 

    在阿米尔大半生的平凡生活中或许他是成功的。有很好的家世,富裕的生活,即使流亡国外,也有稳定的事业,家庭幸福。但是就是童年的一个自私决定,他丢掉了大半生的快乐,背负了一生难以还清的感情债,他的心也始终处在矛盾重重地挣扎之中渴望得到救赎。 

    自私和懦弱让人性陷入痛苦的挣扎。

    大仲马曾经说过:“友谊就像花朵,好好的培养可以开得心花怒放,可是一旦信任或者不幸从根本上破坏了友谊这朵心上盛开的花朵,是可以立刻萎颓凋谢的。”是的,如果不是那一场最为盛大的追风筝比赛所带来的不幸,也许阿米尔和哈桑的友谊会持续到很久。绝大多数孩子学会说的第一个词汇是“妈妈”,而阿米尔说出的第一个词汇却是“爸爸”,这个细节的直观理解是阿米尔视爸爸为最亲近的人,象征性的理解则是,爸爸是阿米尔的“心理妈妈”。为了获得“心理妈妈”的爱,阿米尔可以付出一切代价,并最终不惜将情同手足的哈桑牺牲。 在阿米尔的心中,爸爸是一个高大的英雄般的人物,可以“随心所欲地打造他身边的世界”,但同时也是冷漠而难以接近的。在爸爸的心目中,阿米尔显然不符合好儿子的标准,所以也很难有耐心与儿子进行交流与沟通,这就让阿米尔产生了极端复杂的情绪,他爱爸爸,也怕爸爸,“甚至对他有些恨意”,而且他羡慕或许也可以说是嫉妒父亲对哈桑的欣赏和疼爱。当爸爸请医生为哈桑治愈兔唇时,他甚至“希望自己身上也有类似残疾可以得到父亲的关爱。这也可以理解,为什么哈桑将阿米尔视为最亲近的人,而为了能让自己最亲近的人喜欢,他们不惜付出任何代价。同理,阿米尔说出的第一个词汇是“爸爸”,那么为了获得爸爸的爱,阿米尔也可以付出一切代价。所以面对阿米尔的一次次伤害,哈桑都用忠诚和隐忍实施着救赎,哈桑的救赎更多的体现在他为阿米尔所做的两次牺牲。



    阿米尔从出生那一刻起就注定无法获得父亲的喜爱,因为阿米尔的出生,母亲生产时失血过多而谢世,阿米尔的母亲——父亲心中美丽的公主,加上阿米尔从小性格懦弱,父亲认为阿米尔“不像个男人”,对阿米尔的事情并无多大兴趣,称呼阿米尔的时候,几乎从来不用“亲爱的”。而哈桑则在降临人世尚未满七日就失去了母亲,她跟着一群江湖艺人跑了。同样自小失去母爱,而生性敦厚的哈桑并没有怨天尤人,而是选择了逆来顺受。不管出于同情还是出于喜爱,哈桑从小就受到父亲的钟爱。这样不平等的待遇让阿米尔心存嫉妒,他总是期望从父亲身上多攫取一点关爱的尊严。这是哈桑的第一次牺牲。

     然而,哈桑当时的救赎并不能换来阿米尔的回心转意。阿米尔继续着他的过错,甚至因为自己无法承受良心上的谴责而去陷害哈桑,试图借父亲之手赶走哈桑。然而父亲选择相信哈桑。“若爸爸相信他,那么矛头就转向我了,我不得不辩解,我的真面目终究会被看穿,爸爸将永远不会原谅我。”终于,阿米尔恍然大悟,原来哈桑早已经知道,“他知道我看到了小巷里的一切,知道我站在那儿,袖手旁观。他明知我背叛了他,然而还是再次救了我,也许是最后一次。那一刻我爱上了他,爱他胜过爱任何人,我只想告诉他们,我就是草丛里面的毒蛇,湖底的水怪。”虽然小说中没有明显点明,但纯真善良的哈桑用自己的行动和言语对阿米尔实施着一次次的救赎,而可恨当时的年少无知的阿米尔始终没有顿悟。

     不久,俄国入侵阿富汗,喀布尔被俄国占领后,阿米尔举家逃往美国,庄园留给了拉辛汗,而随着年龄的上升以及难以忍受的寂寞,照料房子对拉辛汗来说越来越难,为了父亲的庄园不至于荒废,拉辛汗请来当时已经成年的哈桑照顾父亲的房子。而当塔利班试图掠夺房子时,哈桑像当年替阿米尔捍卫风筝一样奋起守卫,只是这次哈桑牺牲的不仅仅是尊严,还付出了他的生命——哈桑死在了塔利班的枪口下。这样令人震撼却不值得的牺牲使哈桑的忠贞几乎演绎到了愚蠢和窝囊的级别,为了阿米尔,忠诚的哈桑奉献了自己的生命,这是哈桑的第二次牺牲,也是对阿米尔所做的最后一次救赎。

     阿米尔的顿悟与救赎

     阿米尔随父逃往美国后,父子相依开始了新生活,阿米尔慢慢长大,得到了他渴望的父爱,上了大学,在跳蚤市场邂逅了自己的爱情,也实现了自己的作家梦,不知不觉中阿米尔进行着蜕变,他实现了外在成长。然而,在新的环境,虽没有往事,抹不掉的却是记忆,以及记忆背后更强烈的愧疚和罪恶感,阿米尔的内心有待成长,而来自巴基斯坦的一个电话更将阿米尔过往的情感牵发。阿米尔终于明白,唯有直面自己曾经的过错、实施救赎才能洗清内心深处的罪恶感。这样的顿悟使阿米尔重新找到更新自我的力量。阿米尔的成长之路也从他踏上救赎之路的那一刻开始,“追风筝”作为贯穿文章始末的救赎行为成了主人公“走向成熟的关键一步”。于是,阿米尔重新回到阔别多年、满目疮痍的阿富汗时隔20多年后,阿米尔再次见到了拉辛汗,短暂的寒暄过后,拉辛汗提到了哈桑。一提到哈桑的名字,阿米尔的内心便感觉到了一股刺痛,“那些久远的负疚和罪恶感再次刺痛了我,似乎说出他的名字就解除了一个魔咒,将它们释放出来,重新折磨我。”刹那间,阿米尔再次感受到了空气的厚重感,使他无法自由呼吸。随后,拉辛汗讲述了哈桑搬来庄园后的生活,听完拉辛汗的讲述,阿米尔感觉到罪恶感再次袭来,记忆像一部封存多年的老唱机开始演奏,那些被时间吞噬的细节重新涌上心来。而接下来拉辛汗说出的秘密更让阿米尔如坠深渊,那就是哈桑是父亲的亲生儿子。这样的消息让阿米尔的精神世界接近崩溃,“我今年三十八岁了,我刚刚才发现我一辈子活在一个他妈的谎言之下~”阿米尔无法面对父亲的背叛,巨大的思想考验后,阿米尔明白,“我和爸爸的相似超乎原先的想象。我们两个都背叛了愿意为我们付出生命的人。我这才意识到,拉辛汗传唤我到这里来,不只是为了洗刷我的罪行,还有爸爸的。”这样的顿悟让阿米尔重新找回了“成为好人的路”,也使阿米尔完成了成长过程中的蜕变。

    费尽周折,阿米尔找到了哈桑的儿子索拉博,然而,索拉博已经成为阿塞夫的玩偶。看到当年羞辱哈桑的阿塞夫再次羞辱哈桑的儿子时,阿米尔选择了自己独特的赎罪方式。为了将索拉伯从已经是塔利班成员的阿瑟夫那里抢夺过来,阿米尔摆脱了少年时的怯懦,像个男人一样挺身而出,勇敢地迎接阿塞夫的不锈钢拳套,为了心中的哈桑,也为救赎曾经的罪过。当阿米尔被打的死去活来,肋骨一根根断裂之时,当上唇被打裂,其位置和哈桑的兔唇一样时,阿米尔却哈哈大笑,“自1975年冬天一来,我第一次感到心安理得,我体无完肤,但心病已痊。终于痊愈了,我大笑”。对于阿米尔来说,似乎挨打并不是痛苦,更是一种以体罚方式呈现的心灵上的解脱。

     “青少年要进入成年必须经历一系列磨练和考验,这种磨练或考验往往具有仪式性质。尤其在原始部落,男孩到了一定年龄,必须经历皮肉之苦的考验。”“所有这类仪式都有象征意义,它们让年轻人与童年永别,那种处处受到成年人关照的童年生活,在象征性的仪式中死去,经历考验仪式之后的年轻人又在成年人的社会中复活,并变得更加强大、坚韧。”在小说《追风筝的人》中,通过阿米尔和阿瑟夫戏剧性的打斗过程,阿米尔在经历皮肉之痛后也成功完成了成长仪式,内心变得更加强大坚韧,在追回风筝的同时也追回了那曾经的微笑。故事最后,阿米尔如愿带着哈桑的儿子离开那个满是罪恶的地方,为他的成长之旅画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

请输入标题     abcdefg



请输入标题     bcdef

结语

   《追风筝的人》是一部典型的成长小说,小说通过对救赎行为的深度书写和对人类灵魂的深度探知,谱写了一曲动人的成长赞歌。“追风筝”既是阿米尔实现救赎的途径,也是获得成长必经的仪式。一定程度上,阿米尔的成长主要体现在对自己以前罪过的洗清上,是对自己心灵的一次净化之旅。对于阿米尔来说,风筝这一具有文化隐喻性的象征物是他成长过程中必不可少的道具,追风筝是他成长过程的必然途径,只有追到了,才能真正实现成长。在经历了犯下过错、出逃美国、实现顿悟、实施救赎和认识自我一系列成长过程后,阿米尔的人性实现了从懦弱到勇敢、从幼稚到成熟的蜕变。此外,挚友哈桑的牺牲和奉献交织在阿米尔的成长历程中,演绎出了一场动人心魂的人间真情剧。在阿米尔的成长之路上,哈桑如同一面正义和良知的镜子,映照阿米尔罪恶的同时也帮助他重新找回自我。可以说,没有哈桑,就成就不了阿米尔,也成就不了这部小说。

     在现实生活中,每个人都必须经历从年幼无知到成熟知事的成长过程,追风筝的人之所以受欢迎还在于每个人能从阿米尔的成长之路中看到自己。为了成为“比想象中更好的那个人”,笔者认为,无论是小说通过风筝体现的赎罪之旅上,还是生活中面对过错用真诚行动去弥补的过程中,只有我们用满怀忏悔的心面对过错,才能真正实现救赎,真正追回那“久违的笑容”。

请输入标题     abcdefg

编辑/图片:马萍13895378220

投稿邮箱:1280218209@qq.com

借助平台发文联系电话:13649512844

转载请注明出处感谢关注
欢迎分享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