丢书大作战,加点中国特色真诚点!

银市老斌金融研究 2020-10-17 16:10:12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公众号”
地铁丢书,行为要制造出最大的涟漪效应,丢下的书,要能被拾到的乘客自觉来寻找、安静来阅读,必然要建立在几个基本的前提之上。
由自媒体“新世相”模仿发起的“赫敏”地铁藏书活动“丢书大作战”,连日来已与强大的质疑冲击波正面相扛。
目前暂未知“丢书大作战”的整体效果,但已有乘客反应,他们在地铁和滴滴顺风车上发现了被丢的书,但几乎无人拿起来阅读,有网友甚至担心,这些没人看的书会否被保洁人员捡走。
在国外风靡一时的“地铁丢书”,为什么在中国最终成为了一地鸡毛?丢书大作战,除了秀,还剩下什么?
一、“赫敏”地铁丢书是自发行为,“新世相”丢书则是赤裸裸的策划和营销
“赫敏”饰演者艾玛•沃特森在伦敦地铁里藏了100本书,号召大家像寻宝游戏一样去找。艾玛•沃特森还在书中附上亲自手写的纸条,并把整个事情发布在自己的推特上。目的只有一个:希望大家利用通勤的时间读会儿书。结果“整个伦敦都疯了”。
再者,国外的地铁丢书更像是一场爱书者发起的行动。艾玛•沃特森,不仅本身就是一名“学霸”,更是一位超级热爱读书之人。她不仅平常习惯在社交网络之上分享自己所读的书,而且就在今年,还成立了专门的读书俱乐部。她发起的地铁丢书行为,完全是一个爱书人自然而然的举动。反观中国版的“地铁丢书”,它是由一个微信公众号而发起,是在与地铁、航班、网约车等管理部门达成合作后再进行,且邀请了人气很高却非最热爱读书的明星参与其中。
二、“地铁丢书”是千万个模仿秀中的一种,流于浅层与形式,难免不走样
中国版“地铁丢书”,之所以被观察者称为作秀和形式化,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在于,它选择了地铁等交通工具来作为活动的载体。而和国外的地铁不同,中国的地铁车厢往往相对拥挤,尤其是在上下班的高峰期,地铁车厢更是像一个沙丁鱼罐头,乘客几乎都无立足之地。如此情况下,又怎能有阅读的空间与心情?看不到这些,选择地铁作为“丢书”的场所,此种中国式模仿,只能沦为形式。
为什么那些在国外流行且能成熟运作的公益项目,一到中国就变形与走样?没有进行细化和因地制宜的准备,没有从活动内核着手进行推广,只为模仿而进行模仿,只为流行而复制流行。中国式模仿又怎能不成为作秀?
三、“丢书大作战”尴尬现实的背后,是社会阅读土壤薄弱的痛点
一味模仿,不能带来社会文明程度的迅速提升,相反,还可能成为闹剧。社会文明与文化行为的形成,从来都是一种自然而然的结果,是日常点滴进步的累加,不要期待它在一日之间速成。
源于国外,起于喧嚣,明星参与,最终归于静寂与鸡毛,中国版“地铁丢书”的结果,其实早可以预料。对于类似“读书习惯”等社会文明方式的养成,应该抱着一种踏实的心态,努力去从一件件“实事”做起,少些营销与表演,多些真诚与针对性,让每一件“实事”都能看得到效果,看得到它对社会文明的推动作用。
这里“阅读原文”,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