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熹识见 ▍张源:展望走向世界历史的中国

天熹策论 2020-05-27 08:55:34

原文刊发于《科学社会主义》2016年第二期。感谢作者授权“天熹策论”微信公众号发表。转载请保留作者信息,并标明来源于“天熹策论”公众号且保留本公号二维码,图片均来自网络。


中央党校科社教研部  

张 源



天熹 ▍导语


近年来,中国和世界的关系发生了显著变化,2010年中国GDP总量跃居世界第二位,2013 年首次超过美国上升为全球第一的贸易大国,外汇储备自2006年来一直高居全球首位,并开始跻身于全球金融大国的行列;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爆发以来,中国经济对全球经济增长的贡献率迅速上升。总而言之,中国越来越接近世界舞台的中心。

当代中国的崛起给整个世界带来巨大的震撼,打破了原有的力量平衡,在经济、政治、科技、军事、生态、外交等各个方面给各个国家带来了多种压力。

无论是“中国威胁论”、“中国崩溃论”还是“中国责任论”、“中国模式论”,其本质都是,各国政府和民众在寻求用某种方式来理解和适应中国崛起带给他们的一系列新变化。

譬如,荷兰重要国际关系智库的最新研究便试图了解,作为不同于、并且不完全认同现行国际秩序中自由主义价值观的中国,究竟是会保留意见,继续遵循这种价值观产生的政治、经济准则,还是彻底推翻原有的国际体系,提出一种全新的共产主义的意识形态呢?

因此,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将对当前世界历史发展进程形成怎样的影响?回答这个问题的核心就在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什么,它与世界历史进程的关系是怎样的。


一、普遍性与特殊性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作为一种国家制度,不仅具有鲜明的中国特色,也具有鲜明的社会主义特色。因此,不仅应该体现中国传统文明和当代国情,也应当符合社会主义发展的普遍规律。从哲学上分析,这其中包含了普遍性与特殊性的辩证关系,社会主义特色是其普遍性的部分,而中国特色则体现了其作为一国制度选择与实践的特殊性。然而,上升到哲学层次后,一些深层次的问题便显露出来:

其一,普遍性是指事物共同具有的、共性的东西,带有一定的规律性,往往是可复制、可推广的。那么,中国的社会主义实践和理论在什么范围内具有普遍意义?社会主义国家,世界上所有国家,还是后发国家范围内呢?

其二,特殊性是指不同事物各自具有的特点和个性,它反映了事物内在的特殊本质,也反映了事物存在和发展的多样性。那么,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中国特色”是指什么呢?是社会主义相对于资本主义的特色,还是中华文明相对于其他文明的特色呢?是中国的社会主义理论与实践相对于其他社会主义理论与实践的特色,还是特指中国摆脱“苏联模式”,从“以俄为师”转变为“以苏为鉴”的特色呢?

其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作为普遍性与特殊性的矛盾统一,其普遍性和特殊性究竟哪一方面是矛盾的主要方面呢?换言之,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制度,还是具有社会主义特色的“中国道路”、“中国模式”或“中国经验”呢?又或者是有学者认为的“研究在社会主义的自觉价值取向下如何建设和发展中国”,因此,是“有社会主义特色的中国现代化理论”呢?

对于上述这些问题,必须严肃对待,认真思考。一方面,对这些问题的回答决定了走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上的中国人特别是中国共产党人如何看待我们正在进行的事业,决定了我们改革发展的方向。另一方面,相关回答也决定了我们如何处理与外部世界的关系,影响外部世界如何认识、对待我们,进而反过来影响我们自身的发展。


二、走向世界历史


 ▍中国的发展离不开世界,世界的发展同样离不开中国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发展遵循人类社会发展的普遍性规律。走向世界历史,汇入人类文明发展的潮流之中,这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内在要求。看清这一点,我们才能作出决断,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应是怎样的道路。开放带来进步、封闭导致落后,这一规律已为古今中外各国发展实践所证明,在全球化的今天更为突出。全世界的各个国家、各个民族之间相互依存的全球一体化进程是“天下大势”,不可阻挡。

 ▍走向世界历史具有唯物史观内涵

社会发展的动力不仅来自特定社会内部生产力与生产关系之间的矛盾,也产生于不同国家、不同地区和不同文明间的交往。马克思最早在《德意志意识形态》一书中提出了“人类历史向世界历史转变”的著名论断。他注意到,工业革命以来,“大工业创造了交通工具和世界市场,控制了商业,把所有的资本都变成了工业资本,从而使流通加速、资本集中。……它首次开创了世界历史,因为它使每个文明国家以及这些国家中的每一个人的需要的满足都依赖于整个世界,因为它消灭了各国自然形成的闭关自守的状态。”

 ▍走向世界历史是社会主义的内在动力和未来方向

从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的“世界历史”理论,到当代全球化理论,对于工业革命以来的全球一体化进程进行了细致考察和深入剖析,并将之上升大人类历史发展规律的高度,其核心便是阐明各国发展为何以及如何融入世界历史进程。世界历史的开创,得益于资本主义的发展和创造,然而这一过程中也同时产生了未来社会主义发展的必要条件:高度发展的生产力,现代的机器、技术、交通和市场,为社会主义奠定了坚实的物质基础;造就了社会主义发展的依赖力量;造就了社会主义的形成的社会条件。社会主义只有走向世界历史才能最终实现,未来社会只有更加开放才能真正实现共产主义。

 ▍走向世界历史符合中国社会发展的历史逻辑

当西方国家开始从传统农业社会向现代工业社会的转型,进而开创世界历史,明清之际的中国却逐渐脱离了世界历史的发展轨道。直到近代以来,传统中国遭遇了来自西方工业文明的资本主义国家的冲击,师夷长技以制夷全盘西化“中国本位文化”之争、“以俄为师”到“以苏为鉴”的转变、“赶英超美”,中华文明在与西方的交流、碰撞甚至“遭遇”中不断调整着走向世界历史的心态、政策与战略。

 ▍走向世界历史符合时代主题和当前国际国内发展大势

和平与发展是当今世界的时代主题,当前中国处于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决胜阶段,处于改革发展的攻坚期,需要和平友好的外部环境。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多次提到要避免陷入“修昔底德陷阱”。2015年,习近平与美国总统奥巴马会面时,也共同探讨了这一话题。所谓“修昔底德陷阱”,是指一个新崛起的大国必然要挑战现存大国,而现存大国也必然会回应这种威胁,那么战争便不可避免了。德国著名历史学家沃格林也指出,一个政治社会往往把自身视为某种真理的代表,而它对超验真理所设定的普遍性将大大加剧政治冲突的可能性和深刻程度。这可以算是“修昔底德陷阱”的现代表述,冷战时期两大阵营的对峙是对此最好的证明,也是最深刻的警示。


三、丰富对外开放的内涵


针对当前国际国内的新形势,十八届五中全会公报指出:“开创对外开放新局面,必须丰富对外开放内涵。” 笔者认为,为全面推进改革发展,避免“修昔底德陷阱”,加快融入甚至引领世界历史进程,至少需要在以下四个方面丰富对外开放的内涵,推动战略转型:

第一,全面的全球视野。

一方面,在全球化的大背景下,不仅经济工作,民主政治建设、社会建设、环境保护、文化发展等各方面工作都必须要强调全球视野。全球化的基本定义是“互相依存”。这种相互依存不仅仅发生在经济领域,事实上,经济、政治、文化、生态等各个领域都处于相互依存的关系中。因此,全球化进程不仅仅是经济的全球化进程,不仅仅是融入世界市场,更体现在政治、文化、社会、生态等各个方面。

另一方面,开放发展不能仅仅涉及涉外部门,新形势下,我们要内外联动,统筹国内国外两个大局,以服务和支持经济社会的外向型要求为标准,改革整个体制和运行机制,以开放促改革,以改革促开放,通过全面深化改革、特别是制度建设来消除开放进程中的所有阻碍。

第二,全面的政治成熟。

根据德国著名社会学家韦伯的理论,醉心于“用经济学看问题的方式”,将民族的目标化约为经济目标,这是政治上不成熟的表现。当今世界仍是一个强权的世界,长期以来,发达资本主义国家主导国际政治经济秩序,发展中国家的政治经济主权遭到威胁,经济社会文化安全受到挑战。经济的繁荣不等同于国家的强大,不等同于国家在竞争中具有权力和竞争优势。“尽管经济学本身是价值中立的,是超越民族国家国界的,但一个民族国家的经济政策却必须是有国界的。当然,强调经济为政治服务,并非主张国家任意干预经济活动,阻碍经济领域的自由竞争,而是意味着经济政策最终必须服务于国家安全考量。”将民族的生存和安全放在首要位置,这才是一个成熟的“政治民族”应有的政策考量。

第三,全面的交流互鉴。

20世纪50年代,社会主义从资本主义世界体系中独立出来,“两极对峙”的态势和思维模式也很快形成。1978年的改革开放虽然使我们回归世界历史进程,体现孕育创造着更多体现人类社会发展普遍性和规律性的因素,然而强调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的对立的片面认识,抑或认为“一个国家内部只存在一种主义的因素,某种因素完全是某种主义的特性”的刻板认识,仍然存在。

因此,走向世界历史的目标也意味着,我们应充分发挥与资本主义共同的物质技术基础(即社会化大生产)的作用,并继承资本主义社会创造的一切文明成果;同时,发挥社会主义的优势,利用并节制资本,避免资本对劳动者、对弱势群体、对公共权力和公共利益的侵蚀,培育反映人类美好追求的社会主义价值观,与各国在交流互鉴中共同发展。全面的交流互鉴对于我们当前坚持和发展社会主义尤其重要。

第四,全面的文明担当。

中国是个世界性的国家,中华民族是个世界性的民族,中国人传统中有着天下主义(世界主义)的情怀,对人类文明有自己的使命和担当。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主席在一系列双边和多边重要外交场合多次强调“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意识,既包含了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目标,也为其他国家寻求现代化发展道路、为国际社会和平解决国际争端,提供了一个有效的范式。

当前,国际力量对比发生深刻变化,新兴市场国家和一大批发展中国家的国际影响力不断增强,全球治理体制正处在历史转折点上。现阶段,中国应融合传统文化与现代精神,积极主动融入全球化进程,承担起大国责任,立足世界文明发展,积极参与全球经济治理和公共产品供给,为国际政治经济秩序注入新的、公平合理的、反映社会主义特点的“共同价值观”,进而“促进国际经济秩序朝着平等公正、合作共赢的方向发展”, 给世界带来新的希望,也使中国自身在和平发展互利共赢的世界中发展起来,走向世界历史,引领世界历史。




天熹策论



本期作者:安妮【CCPS】
本期编审:辰【CCPS】沧浪云【CCPS
投稿信箱:tianxicelun@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