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音乐版权保护——希望与磕绊并存

超讯SuperMedia 2021-01-09 13:02:24


文 | 唐智斌


今年10月,酷狗音乐与虾米音乐在未得到卢庚戌的经纪公司北大青鸟音乐集团授权的情况下,私自发布其私人音乐作品《我的生命不过是温柔的疯狂》专辑,包括除去《致爱人》与《大鱼》外的7首歌曲都被曝光。现在卢庚戌的经纪公司已完成对酷狗音乐、虾米音乐的侵权取证,并已公证,现保留起诉权利。


这样的情况之所以不断地在发生,是因为用户长期免费获取的习惯驱使着这些平台继续侵权艺人的作品。毕竟,如今已不是玩CD和黑胶唱片的小众文艺年代,而是人人拿着一部智能手机点开各大在线音乐平台就能触及所有音乐的新纪元。


卢庚戌

 

虽然仍有一些恶性的侵权事件出现让人感到沮丧,不过从政府和资本的政策和行动来看,数字音乐的版权合作和正版进程还是充满希望的。2015年7月国家版权局下发《关于责令网络音乐服务商停止未经授权传播音乐作品的通知》后,数字音乐行业的版权问题终于得到一个正式的国家层面的答复,保护数字音乐版权的意识也在不断提高,随后,16家音乐服务商下线未经授权的音乐作品220余万首。


自去年保护版权通知出台以来,数字音乐市场基本形成了阿里系、腾讯系以及中国音乐集团三足鼎立的局面,而后腾讯和中国音乐集团又对其数字音乐业务进行了合并。今年11月15号,阿里音乐与国际顶尖音乐版权管理公司BMG续签独家音乐版权合作协议。

 

有音乐平台推出了声援泰勒.斯威夫特的活动


说到版权保护意识,2014年美国乡村歌手泰勒.斯威夫特为行业树立了一个标杆,她将自己当时的新发专辑《1989》从在线流播放平台Spotify下架,因为她认为该平台减少了付费专辑销量;后又宣布不让《1989》进驻Apple Music,因为Apple Music在免费试用期不向歌手付费的政策令人无法接受,并且会让新人利益受损。即使在这样一个音乐产业高度发达的社会,一位乐坛巨星仍然需要为自己的权益去据理力争,这说明版权保护事业是需要不断奋斗争取的。

 

而对比国内,近一两年涌现出的一批独立音乐人,其较小的影响力和话语权让他们在各种侵犯版权案件中成为无力还击的弱势群体。虽然各大平台已经开始了付费下载和月度/年度会员的模式,但其下载到本地的功能仍然给了盗版分子可乘之机,他们可以通过下载到本地的方式传播分享或再制作,甚至是刻录CD用于售卖;国外平台如上述的Spotify和Apple Music只有缓存到播放列表和离线功能,让用户只限于「听」而不能进行其他的传播,这大大减少了版权被侵犯的可能性。


最近个体音乐人李志在微博发难一个私人微博账号在没有经过授权的情况下将下载好的李志的音乐上传微博供其他网友免费领取。未来如果下载到本地的功能可以得到改进,那么「一人买歌,全村共享」的现象也能得到缓解。

 

在今年11月8日中国传媒大学举行的第三届音乐产业高端论坛《全媒体视域下的音乐版权发展新业态》分论坛上,腾讯QQ音乐法律总顾问杨奇虎说:全媒体视域下传播管道的演变对权力的保护提出了一个更高的挑战。传播条件的改变,对整个规则的建立提高了门槛。但是我们可以看到的变化就是从国家去年国家版权局开始,对整个行业(包括互联网行业)对无授权歌曲实施下线政策,整个环境慢慢地趋好。

 

至今,西方已经走过了300年历程的版权保护史,他们的艺术、科技、军事和文学都得到了很好的保护和发展,这才使得今日我们能看到这么多来自西方制作精良的产品和文化作品。


中国第一部版权法是清政府1910年颁布的《大清著作权律》,但是因为当时中国的工业化进程还没开始,清王朝也即将覆灭,这部法律也随之没入历史洪流而没有真正发挥过作用,之后战乱的历史也让版权保护事业停滞发展。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的现代版权制度从无到有,不断完善,也取得了不俗的成就。据统计,中国版权产业已从2007年的6.4%增长到2014年的7.28%,版权创造、运用、保护、管理、服务的水平不断提高,版权事业呈现出良好的发展态势,在创新型国家建设和发展中发挥着愈发重要的作用。


《汽车人总动员》拙劣抄袭迪斯尼与皮克斯公司合作的《赛车总动员》


版权保护增加了抄袭和复制的成本,保护了一个民族的智慧结晶,也推动着全人类的创新事业发展;一直被诟病的中国版权问题若能得到进一步解决,那么让人尴尬到钻地的《汽车人总动员》和《消失爱人》这样的拙劣抄袭就不复存在了,那时候国人或许能更加挺直腰背地谈中国的软实力了。




《超讯》读者交流群,期待您的加入。

欢迎您将这个群分享给亲朋好友,

一起谈论当下的热点焦点,从身边事谈到天下事。

长按下方二维码即可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