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上海|25个未眠者的欲望,爱与孤独分镜取样

西游 2021-07-05 10:53:23

开篇插画:毕胜


上海,可能是中国最开放,多元的城市。可以选择任何生活方式在这里活着。全亚洲女性地位最高的城市象征着文明。我们选择了一个普通周末午夜,跟25个还醒着的人的聊了聊。这25个插画小说,是这座城市的切片取样。


你也许也还醒着,在窗前观望这座城市的灯火。每个窗格亮着的灯,都是遥远星球上的灯火。我们生存在同一个世界的平行空间里,你说崇尚多元的文化,不妨先来窥探一下,暗夜上海里的其他人,也许你也在其中


听特别为本篇的配的电音开始


我们花了极大量时间为采访到的故事找配图,来完成这篇“插画小说”的形式。因为雇不起插画师,希望原创看到了不要告我们,告也没钱赔。谨此篇送给我的挚友Mojo,从上海去纽约深造插画小说冷门专业一切顺利。


1.权宜之选


老赵55岁,在一个日企做中层管理,在他这个接近退休的年纪,往上爬的几率像他这个年纪的身体一样,无力回天。五年前离婚,女儿嫁到国外。多年的加班让他得上精神衰弱,每天晚上的娱乐活动是锻炼身体,大部分收入买了不少保健药。



2.电子情敌


同居的第二年,Yoli洗完澡顺便刮乐腋毛,她跟男朋友已经一个月没有做过爱了,今天晚上她想要。她光着身子走出浴室,手机屏幕打亮她男朋友的脸。她在浴室门口站了好一会,受不了空气的僵持就躺下关掉了台灯。


3.阁楼诗人


胡桃不觉得生在一个黄金时代,现在的上海没有风花雪月。白天她在快倒闭的报社里做校对工作,晚上回到父母的老房子里,吃过晚饭就在她住的阁楼上,开着一盏灯不停的写诗。我们问她会用老的唱片机放音乐吗,她说不,那要太矫情。



4.账单


即便都在外企工作,每个月信用卡还款日对于罗飞夫妇来说都像受难日。三年前他们在外环买了一套45平的小公寓,现在罗飞负责还房贷,他老婆负责女儿中山幼儿园每个月一万一的学费。罗飞偶尔看了一眼女儿,赶紧打消了曾经闪过再给她生个弟弟的念头。


5.携带者

(插画作者:Mojo本人)


,但他没把Rosa当成病人,矫正我们称呼他HIV携带者。Rosa是个先锋的跨性别女子,她对自己的认同是女性,但没有做变性手术,身体是还是男性,Rosa只爱直男。周末晚上Mojo宿醉到家,Rosa在洗漱间里做保养:“我要维持健康状态要花上很大一番功夫,你们年轻还在糟蹋自己身体”,“所以最近的药有按时取么?”,“当然,我知道自己活不到八九十,但也不会很早死,我这个样子在上海没什么市场,但自己都不爱自己,还要别人来爱?”


6.上海纽约客


Ran小学就跟爸妈去了美国,大学之后再纽约住了八年,去年刚回到上海淘金。Ran在上海没有朋友但他习惯并且喜欢一个人呆着,除了偶尔跟同事聚餐,加班之后他会到中环广场的Wagas外带一份John套餐,穿过淮海路和黄陂南路,在延中广场公园的长椅上,望着K11的方向吃完然后回家。


7.新唇膏


方兰看着她和女儿在镜子里的身影:她穿着一件三年没换的秋衣,戴着旧胸罩,乳房已经下垂,头发很久没烫了。女儿买了新的唇膏也给她带了一支,涂到嘴上之后她心里想:瞧我这副样子。



8.熄灯点烟


一家为周年庆特卖备战了一个月的电商公司办公楼里,全员通宵加班了几个晚上终于落下帷幕。员工打扫完战场关上灯准备回家睡个好觉。两个创始人看到后台的数据还不如去年,在办公室里一起点起一根烟。



9.晚场电影


阿七的第12次相亲,碰到了个不错的女士,不浮华不造作也不文艺。于是他们吃完晚饭决定去看场电影。就在蜘蛛侠爬华盛顿纪念碑的时候她开始鬼叫。阿七小声问她怎么了,她说她恐高但又忍不住想看。阿七忍受了几分钟邻座前后的侧目,开始自问能否忍受这样的女士。电影结束他帮她叫了辆车回家。


10.上海法斯宾德


晚上Danny几乎都在家里看A片打飞机,他说看过《Shame》之后觉得自己就是上海版的法斯宾德。如果每天没有进行这番仪式,会变得异常愤怒。尝试过跟各种女人真枪实弹,但远不如自己来的爽。


11.性交软件


Bam说他不知道自己算不算性瘾者,但他热爱跟不同陌生的肉体做爱。他每周健身3-4次,,寻找肌肉发达的肉体和能激发性欲的脸。约炮在这个城市早已经没有道德压力,有时候约完一次回到家碰上合意的他还会出门再战一次,也有时候刷到快天亮都碰不到合适的,这时候他会打开软件提醒,听到新消息将他震醒。


12.美剧皇后


Tia是个美剧狂热粉丝,她早就厌倦社交场上Drama的戏份,周末固定的节目是趁着晚高峰前回到家,叫上外卖和酒,看完几轮下来刷一下朋友圈,发现已经凌晨四点半哪些跑趴的女孩都已经打烊回家了。Tia这才拉上窗帘踢开酒瓶爬上床准备睡觉。



13.家庭聚会


Lannie每个月都有个周末晚上要献给家庭聚餐。这场聚会的前半场像是揭短大会,被舅舅问到怎么还没有男朋友时她回问外甥没有学区房打算去哪个小学。继而舅舅问爸爸怎么把爷爷送去了养老院。每次这场聚会以全家沉默地看电视剧告终,最近的优选是《那年花开月正圆》。


14.二楼的调酒师


Katherine从香港的咨询公司调到上海的第五年,还是依旧保持着老习惯,不去夜店,不吃晚饭,周末约个姐妹去Cocktail Bar喝到深夜。上海有名的调酒师她几乎喝了个遍,然后她选定了一个说能用调酒讲故事的调酒师,一周一会。姐妹看她喝醉也会跟调酒师蜻蜓点水的Flirting以为她对调酒师有意思,但Katherine说调酒师约过她吃饭但她拒绝了。


15.番禺路390号


Don从巴黎搬到上海很快就找到了组织。酒精,挑逗和艳遇是这家叫做390号的Gay Bar的招牌菜。Don每个周末都会鬼使神差的跑到这,身材和脸都在水准之上让他在这里几乎所向披靡。这次碰到熟人灌了几轮Tequila Shot之后,Don觉得下半身开始躁动,四处张望,然后在舞池里碰到了一对Couple,跳到大汗淋漓之后,他们问Don要不要一起回家。


16.滴滴司机


凌晨两点半,江岳还开着车在高架上兜圈子。每到周末他都睡不着,就喜欢开着车在城市里转悠。有时候开着滴滴接单,碰到聊的来的乘客他才说自己开Uber就是周末太闲,平时在金融公司上班,爸妈留了两套房,算不上富二代但够花,生活就是还不错但也没什么可开心。但聊完他就直接关掉了滴滴,听到“停止接单了”的人声之后点根烟在车里抽起来。


17.Underground


Yap每周都在各种地下俱乐部跳舞,Elevator,Arkham或者DaDa是她周末的乐园。夜场的猎艳女们觉得Yap像是来酗酒和嗑药的,音乐一开始她就像上了电池。Yap对穿贴身短裙和踩高跟鞋吊男人的群体倒是无视,也并不解释自己滴酒不沾也不嗑药,跳到脱水之后就悲伤包拦了辆出租消失在新乐路上。


18.仪式


所罗门和Kiko是一对觉定不要房子不要结婚也不要孩子的情侣,他们喜欢找各种方式保持感情新鲜。这个周末他们找了间装修还不错的Airbnb,做爱。所罗门说他想对那些已经厌倦对方的男男女女们说一句,别随便做爱,性生活需要一些仪式感才过得下去。


19.单身爸爸


夜里两点,Ted被儿子的哭声惊醒,起身抱起他来到窗前,外面雷雨交加。Ted是个单身爸爸,自从喝上一任男友分手后,他在美国花了八十万代孕有了这个儿子。


20.红烧大排


王阿姨照例做好了红烧大排,打电话问儿子这周末还回家吃饭么。儿子说不了,在外面吃过了。王阿姨心里明白的很,儿媳妇北方人吃不惯她的菜。她老公抱怨儿子不爱回家吃饭,王阿姨说他们不回来我们还不过日子了?于是在手机上订了两张去油轮十日游的票。


21.豚骨拉面


古北仙霞路上,有一家不大的拉面店,这家的拉面不惊艳但也不难吃,就这么开着。五万是这家的常客,一是他住的近,还有就是他曾经去日本度假,有过一段一夜情而后不了了之的情愫。来多了五万知道这里做拉面的日本师傅,是因为学艺不精被师傅赶出来,跟同时学艺的中国师弟喊来中国开店,一干就是十年。最近这次五万来吃面,得知这位拉面师傅得了癌症,回日本老家休养去了。这不惊艳但习惯的味道也就此终了。


22.派对动物


Miss Gucci是位时尚编辑,这个周末有位同行姐妹在酒店开了间套房喊她参加生日派对,她只好翻出时装周结束逛街买的新Gucci。但她满脸不爽,这件衣服的首秀不该在这么小的场合上用掉,但她又不甘心输掉。Miss Gucci唱在喝醉的时候抱怨,她在国外上学的时候飞过大麻,可是回国后发现时尚才像梦幻的毒品,一季又一季无尽的漩涡。


23.女神


女神有着不错的家世背景,爸妈都是上海著名律师,留学后回国在金融公司上班。在新天地翠湖天地住着一个月三万五的公寓。胸围和臀围极为傲人。她很少抽烟喝酒,甚至很少吃饭,健身是她唯一的娱乐消遣。每天十点按时到家,泡澡和护肤一个小时,然后半个小时照镜子仔细检查自己的身体哪里多了点肉,然后上床睡觉,每天周而复始。


24.单体力学


赵然从四川小镇考来上海,半工半读毕业之后进了外企,我们问她有什么深夜故事,她说一个人能有什么故事。以及她说她过得挺好,不需要有男人。


25.不适之地


最后这个故事是我就在前几天经历的,实在找不到合适的插画配图。10.2号柏林的一个DJ来上海在Elevator放音乐,当天人爆满,厕所排长队。我大概我喝了太多啤酒一直跑厕所,后面几次维持秩序的阿姨就跟我聊天。她哈哈大笑说一直有小年轻要请她喝酒,她说她不喝对方还是很热情。最终她当然没喝酒,但我记得她笑的好开心,看似这间电音俱乐部是她的不适之地,深夜在如此吵闹之处维护洗手间秩序,她还能笑得如此开心。



希望我们接受这个多元的世界上的每个灵魂单元

才能在各自的不适之地扎根

笑着活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