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商、金融、O2O、游戏、影业......暴风的逻辑在哪里? |暴风冯鑫

剁椒娱投 2021-06-09 07:18:32




整理:光影重梅


今天晚上是一个很恐怖的夜晚,为什么?因为以前我们都是自己人在开会,今天来了很多暴风兄弟姐妹的亲朋好友、家属。我尽可能地坦诚、厚道。暴风的兄弟们这一年大家辛苦了,给大家行一个礼。在座不是暴风的所有人,你们过去10年过的也不容易,我过的也不容易,给大家一起行个礼。

 

40岁以后才明白,人要与自己和解

 

大概3年前,2012年,在我40岁的时候,几乎近10年以来想明白一个最重要的道理,并且下了一个很大的决心,今天特别想分享给大家,在我40岁那年的时间,我想明白了什么事情。

 

过去我经历的所有工作,无论是给别人打工还是后来自己开创公司,我们大概就有一个思维:竞争思维。什么叫竞争思维?就是别人做了一个杀毒软件我也要做一个,我怎么做的比他好。别人做了一个播放器,我怎么做的比他好。别人做了一个网站,我做的怎么比他快。别人开一个发布会,我开的发布会怎么比他精彩。所以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规则叫投入产出比,怎么比别人有巧劲、勇敢、坚持,别人周一到周五更新,你能不能周六、日也更新,拼的是毅力。

 

很早以前在我心里埋了一把刀子,我在每天早晨起来刷完牙抬头看镜子时心里告诉自己一句话,出门别忘了带把刀,我都会咬紧牙关走出门。一路战斗,一路浴血奋战,一直打、一直打,我觉得在每一个自己要打的战斗当中,很幸运,每个战斗当中也几乎都赢了,但是打了很久、很久之后,有一天突然把刀往下一放,好像敌人不在眼前,好象有一股巨大的力量不是眼前那个敌人带给你的,那个巨大的力量非常大,我想象像水里的暗流,非常强大,像地底的洪流,可能那个才是你真正克服不了的力量。后来我觉得这个力量是什么?我觉得这个力量是大势,其实每件事情都是大势,在中国有改革开放、互联网,我在创业的时候正好赶上了互联网软件。后来之所以受了挫折,也是因为这个大市场看不清。我终于明白自己似乎在跟一个打不过的敌人打,打的浑身伤痕到练了一身武艺,但是好像没有用。

 

从那天开始,我就在想,那个力量是什么?我后来发现,如果你能够跟那个力量好好相处,它根本不是你的敌人。我想明白这件事以后下了另外一个决心,我决心再也不去进入任何一个红海的市场,我决心再也不打一个所谓啃硬骨头的战争。从那天以后,我认为非蓝海的战役我们不打。大概在那个时间点,我曾经在做的一个项目后来就停下来了,我觉得打PC这场战争太累了。2013年底时一直在找,我要找到一个新的战场,我一开始找了一个战场叫投影仪,后来我们碰到了VR。

 

所以我想分享给大家的是,我这个人认为自己还有点聪明,而且还认为自己很爱学习、很爱总结,但是我真的是在40岁的时候想明白了这件事情,想明白这件事情就是我再也不会去打眼前的任何战争。我决定以后做的事情一定是跟天、跟地、跟这个环境融为一体的,我一定要为未来做事情,我们要做的是未来可能即将发生的事情。我们只是在合适的身段、合适的时机站在合适的位置就好了,我们每个人都无法或者也没有必要去做这样无畏、拧巴的战争。

 

这是我想分享给大家,我在40岁那年想明白的事情。而且这个决心我下的足够,我不会让我剩下的生命浪费在这场无聊的战争中。

 

人、平台、效率将会永恒不变

 

这里面有很多不变的东西。第一个不变的东西是什么?我认为是人,人是没有变化的。这个不变的东西是什么?是人们的需求。人们的需求并没有发生改变,人们在互联网的核心需求就是这四个主要的需求:一,大量阅读。阅读文字、图片、视频、声音等。二,人要社交。三,玩。要玩游戏。四,跟钱有关,买东西要消费,同时也要理财。这是人的基本需求。衣食住行的物理化除了商业以外,跟互联网关系不大。我们看它们怎么变化。


它们的变化藏着一些线,第一条线,数据效率的提高导致从原来陈列的门户到百度搜索,数据效率提高了,汇集信息速度变快了。一直到今天即将崛起的今日头条,每一个人推出来背后的搜索,这个数据在提高。还有另外效率的提高叫平台效率提高,一开始只能看文字,后来可以看图片,后来可以看视频、声音,所以有了音乐、视频网站、在线视频。


第二个是社交。这是一家公司完成的,从QQ一直到微信,所以是互联网的巨头。在这里曾经产生的巨头是百度,和新浪为首的三大门户,即将燃起的新兴今日头条。在钱这方面,花钱和理财,这件事情有一家公司是BAT里的A,在消费以及理财方面都比较领先,包括支付工具。在玩这件事情里,有很多大三头,一开始有很强大的,后来有网易,但是现在游戏有天生的性格,会有十家、二十家很不错的公司,但是他们随着平台的变化,从单机游戏到端游、网游、页游、首游,这就是我看到的第一个变和不变。我相信这些主要的需求永远不会转变,只是它们会转移和演变。

 

第二个不会变的是平台,这个平台是端口+网络固有组成的。如果主流应用不向端口转移,比如说手机来了,你没有把你的服务转到手机上,就会丧失下一次的机会。下一次的机会有可能从PC到手机,一个转到VR,一个转到互联网电视,甚至转到其他的地方,如果你不跟着转,就会丧失这个机会。还有网络,网络宽带越来越高,越来越高导致什么?有人在向视频不断地转,视频要越来越清晰,但我对清晰的追求要有无限的网络。

 

第三个不变的是效率,一直在追求效率提升。平台效率在提升,数据效率在提升,在今后的日子里,随身的个人推荐数据的方法一定会被广泛地运用,这就是效率。

 

关于效率,有两个核心点,5-10年之后,所有的互联网公司第一资产比的是数据资产,你是否有清晰认识,并且可以用的数据是你的数据资产。第二,由于效率不断提升,视频将取代文字图片,取代的效率比想象的惊人。这就是我认为下一个10年。

 

暴风推出电商、金融等业务


我们的暴风在下一个10年是怎么想的?暴风在做选择时只要想好依据就可以了,不是所有的事情都是我们可以做的事情。听到这么多的机会,每天都有新的机会,未来有很大的机会,但是我们要想好我们要做什么。我给我们要登的山峰上面写的字叫做文化娱乐,我们要做精神生活的东西,我们不要关注物质生活,我们关心精神生活,这个事情我自己有兴趣,也是董事长该干的事情。我们沿着文娱这个关键词找下去,我们就在刚才的三个“下一个10年”里选择了我们要做的事情。

 

有一个暴风虫叫N421,这个名字很具像地表达了我们所有的策略。在今天这个时机和现有的自身条件,我做了一只“虫子”出来,这是暴风未来10年的战略,这个“虫子”将陪伴我们所有人走下一个10年。它有两个非常细的触角,但这是最为关键的,它是未来的。左边的触角是4块屏,因为我们要做娱乐,非常在意屏幕,我们VR、TV布了两个局,目前VR全世界都是最领先的。



我们在TV方面已经是互联网TV的第二,但是综合PC、手机,我们还想再做一个布局,4块屏幕综合实力,未来5-10年,我觉得我们今天开了一个好端。最核心的内容:影视和体育,眼睛所阅读的内容,暴风体育已经公司,暴风影音公司已经成立,运营马上开始。所以暴风虫的两个触角是“4块屏幕”和“2个内容”。

 

在我们旁边会有很多的足,但这些足也许是3个、6个、9个、12个,不重要,但是是必要的。它们是什么?因为今天互联网迎来一个新的时代,赚钱、商业会变得非常多元。这一次风迷会发布了暴风的电商。我们要致力做O2O、游戏发行、卖硬件,可能还有其他,我们会把多样化的触角尽可能地布全,让它合理化地产生收入、产生商业的一个网络。但是,未来5-10年真正撑起这只“虫子”重量的是中心、数据、DT,如果DT做的好,我们布的所有局是乘法,如果做不好是加。数据做的特别好,系数特别高,如果不好,特别低。这是暴风未来选择的道路。

 

冯鑫:有了钱我们也不买俱乐部


记者:想问暴风影业的吕宁总,之前的稻草熊并购案停止了并购,下一步CP团队会有进一步的投资吗?

 

吕宁:先说第一个问题。稻草熊业务因为一些原因,既使我们现在没有进行投资上面的沟通,但是在业务领域上还有很多合作。比如说未来的《蜀山战纪》有可能由我们跟他们做联合等等,未来还有很多深度合作,包括电视剧、综艺,互相做渗透。

 

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我们有没有可能继续投资CP,我觉得如果是好的团队,我们发现了,确实跟我们一样有梦想、有事业心肯去创造,我们大家能够很好地配合,还是会进行一些投资和并购。

 

记者:暴风体育刚成立时您亲力亲为做这件事情,融资2.04亿,之后没有计划或者规划把融资的钱用到什么方向吗?

 

冯鑫:钱还是买版权、买IP。我们有几步棋,最近半年到一年内可以看到的是把互联网体育的产品做的和以前不一样,基本基准就是从看比赛到玩,一定要玩得起来。如果不“玩”起来,暴风体育没有什么真实的价值。9月28号会推出新的版本,版本可以把我们的想法体现出来。

 

记者:您对体育方面有没有10年或者5年之后大趋势变化的畅想?

 

冯鑫:会有很惊人的结果,会出现一家全球最大的体育平台。美国的SPA、英国的赛开(音)、CCTV-5、半岛体育台,分化很严重,体育本来是非常跨国界、跨语言的娱乐内容,互联网平台又非常跨国际。10年之后,不管是谁,一定会出现一家远大于过去全球划分的大体育平台。

 

记者:会是暴风体育吗?

 

冯鑫:我们在努力往这个方向走,也是因为看好这个机会才往这个方向走。

 

记者:您最近在读什么书?

 

冯鑫:在看一本关于梦的书。

 

记者:6月份成立到现在,暴风体育最主要做什么事情?

 

冯鑫:事情挺多的,最大的是生态,融资可能也是一件事,然后是招兵买马、组建团队。现在有70人左右的团队。但是几个核心的要塞人我都知道。第三件事是包装产品,6月7号把基础技术做完了,9月28号会把我们对未来产品的想法体现出来一个版本。

 

记者:拿到A轮之后用于版权,但是版权是非常烧钱的事情。

 

冯鑫:这个事情就是这样的,一定要把你买的产权、制作能力、产品能力、留存用户能力、商业能力、团队能力,一定要有一个节奏匹配。我们非常安静和稳定地去运营这个节奏,所以我们一步一步来。如果赚了钱,用户又没有留下来,那就是0,体育是很残酷的。但是,开场之后一想,人们的热情就全部起来了,体育是蛮有趣的一件事情,一定要非常深地研究它的性格、味道,然后是怎么把握它。

 

记者:MPS怎么利用?

 

冯鑫:从大框架来说,现在说有点偏早。中国市场即将起来、变大,国外的人到中国来就是一手交钱一手出货,谁出价高给谁,这场交易太简单了,不够智慧。卖平台的数据该买什么、卖什么,有一定的利益和注意力。


5-10年之后还会有一件事情发生,我们正在探讨,还没有找到方案。全球优秀体育公司很多,90%以上在中国是毫无作为的。我们设想中国即将起来的体育市场,就像当年美国公司去欧洲或者欧洲去美国,他们一定会到中国落地生根发芽,也希望MPS在即将来的潮流当中起到突进的作用。

 

记者:会收购一些知名俱乐部做体育这一块的营销?

 

冯鑫:我们对收购海外俱乐部兴趣不是特别足,我觉得价值不大,因为俱乐部太多了,目前看到的俱乐部都是偏资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