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态度!从未改变过!

嘉兴智富城 2020-11-17 10:39:53

      7月12日,菲律宾南海仲裁案仲裁庭作出非法无效的最终裁决。我国外交部针对相关问题表达立场,并斥责美日等国“所谓裁决有法律拘束力”的言论。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将于今天发表《中国坚持通过谈判解决中国与菲律宾在南海的有关争议》白皮书。



中国态度!从未改变过,请挑事生非者,自重!停止!

中国态度!从未改变过,请插手和炒作南海问题者,自重!停止!

中国态度!从未改变过,请非法侵占并威胁中国岛礁领土者,自重!停止!

不接受:南海诸岛自古以来是中国的固有领土,中国对南海拥有无可争辩的主权

①从历史轨迹来看,中国最早发现南海并命名了南海,中国人民在南海的活动已有2000多年历史。南海诸岛自古以来是中国的固有领土,中国对南海拥有无可争辩的主权。

大量历史事实证明,中国拥有南海诸岛及其附近海域主权和相关权利的历史事实是确凿的,历史脉络是清晰的,历史依据是充分的,历史地位是合法的。


②基于中国人民和中国政府的长期历史实践及历届中国政府的一贯立场,根据中国国内法以及包括《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在内的国际法,中国在南海的领土主权和海洋权益包括:

(一)中国对南海诸岛,包括东沙群岛、西沙群岛、中沙群岛和南沙群岛拥有主权;

(二)中国南海诸岛拥有内水、领海和毗连区;

(三)中国南海诸岛拥有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

(四)中国在南海拥有历史性权利。


中国上述立场符合有关国际法和国际实践,中国拥有南海诸岛及其附近海域主权和相关权利的是有国际法支持的。

中国作为主权国家,有权选择解决争议的方式,这是国际法赋予主权国家的合法权利。中国一向坚决反对一些国家对中国南沙群岛部分岛礁的非法侵占及在中国相关管辖海域的侵权行为。中国愿继续与直接有关当事国在尊重历史事实的基础上,根据国际法,通过谈判协商和平解决南海有关争议。中国愿同有关直接当事国尽一切努力作出实际性的临时安排,包括在相关海域进行共同开发,实现互利共赢,共同维护南海和平稳定。

但菲律宾提起仲裁的诉求涉及与中国一些岛礁争议和两国之间的海域划界问题。领土主权问题不属于《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以下简称《公约》)调整范围;对于海域划界问题,中国已于2006年依据《公约》298条规定作出排除性声明,因而不再接受使用强制争端解决程序。

不参与:菲方单方面提起的强制仲裁未满足《公约》规定的前置条件

①菲律宾单方提起的南海仲裁案存在滥用争端解决程序、偷换概念和刻意掩盖争议实质的诸多问题,自始就存在瑕疵,因此缺乏合法性。菲方单方面提起的强制仲裁未满足《公约》规定的前置条件。根据“无争议不仲裁”的原则,提起任何强制仲裁前,双方就仲裁事项须确实存在争议。但是,例如菲律宾在仲裁中提出关于单个岛礁法律地位的问题,而中方从未就单个岛礁主张海洋权益,是一直将其当作群岛的组成部分。


②《公约》也规定,提起诉讼前相关方须充分交换意见,但菲律宾从未与中国就仲裁事项进行任何沟通。菲在申诉报告中声称,因与中国的“双边磋商”以及“后续的众多沟通”都“陷入僵滞”无法解决问题而提起仲裁。这不是实话,事实上,是中方一直试图与菲律宾进行有意义的沟通而得不到回应。

因此,菲单方面提起的仲裁并未满足《公约》规定的法定前置条件。此外,菲方单方面提起仲裁也违反了其先前与中方达成的共识,即:双方承诺通过双边谈判和协商解决争议。

不承认:南海仲裁庭成立不具合法性

①尽管《公约》288(4)条款规定,仲裁庭有权决定自身管辖权,但是该条款的适用不是无条件的。国际法中不存在所谓“绝对权力”,仲裁庭作为《公约》制度下的一个国际争端解决机制,其权威和权力是所有缔约国让渡的。如果仲裁庭滥用权力,包括中国乃至国际社会有权拒绝接受裁决。我们不难看到,仲裁庭在该案的审理过程中过度任性,明显违反国际法治基本准则,动摇中国和其他国家对《公约》的信心。

②菲律宾阿基诺三世政府单方面提起并执意推进南海仲裁案,目的是否定中国在南海的领土主权和海洋权益,掩盖菲律宾非法侵占中国领土的事实。众所周知,仲裁庭的组成是由国际海洋法法庭前任庭长、日本籍法官柳井俊二一手操办的。而柳井俊二同时担任安倍晋三安保法制恳谈会会长,协助安倍解禁集体自卫权,挑战二战后国际秩序的束缚。从此可以看出,仲裁庭从成立之初就已政治化了。该仲裁庭的成立就不具有合法性,其越权审理并做出的所谓裁决是非法的、无效的。中方已多次阐明不接受、不参与仲裁案,不接受、不承认所谓裁决的坚定立场。 

不执行:南海仲裁案的结果,就是一张废纸

仲裁庭和国际法院毫无关系。实际上,这个仲裁庭就是为菲律宾单方面提请仲裁而临时设立的一个机构。刘振民指出,这个仲裁庭的组成实际上政治操作的结果。

南海仲裁案的结果,就是一张废纸。“因为它就是一张废纸,不会得到执行,希望大家把这个裁决搁在纸篓里或者搁在书架上,放到档案馆留起来就完了”刘振民说,“至于中国会不会划设南海防空识别区,首先我们要说清楚的是,中国有这个权利。中国在东海划了,在南海是不是需要划,要根据我们受到威胁的程度。如果我们的安全受到威胁,当然有权划,这取决于我们的综合判断。”

③仲裁解决不了中菲在南海的争议,只会刺激对立情绪,损害地区和平与稳定。当今世界上绝大部分争端都是由直接当事国之间通过谈判协商解决的。无论是双边、多边谈判,还是通过国际机制解决,其前提都是要直接当事国达成协议或者形成共识。中国对此案的主张和立场符合国际法的基本精神和国际关系实践。

中国态度!从未改变过,中国自始至终是《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忠实的执行者、维护者!

中国态度!从未改变过,我们还是希望跟我们的周边国家,包括菲律宾在内,续存我们的友好关系,共同维护本地区和平稳定,实现互利共赢。

资料来源于:央视新闻